冷邪顶峰

主要从事冷邪开发并生产工作

【徐靖】日暮金陵远。25。

倒数第二章。


60.

大丧过后,新皇登基。

新皇感念边疆征战,登基大典一切从简,入太庙告天地宗亲,受文武百官朝拜,即告礼成。各地不必再入京朝贺,所有俗礼皆免。

蒙挚率全军上下向金陵方向,三跪九拜,山呼万岁。

梅长苏的身体一日比一日虚弱,说几个字便要喘上一阵,实不能再在战场久留,他已经耗不下去了。

萧景睿与言豫津来到账内探望,言豫津一向是快人快语,说话从不避人。

“苏兄,这个皇上的诏书是什么意思?你能看懂吗?”

梅长苏没言语,萧景睿接腔问道,“什么什么意思?你想说什么?”

“诏书里说收明骞为义子,入宫教养。”言豫津眼睛眨了眨,“明骞我看着长大的啊,那是纪王的孙子,我还抱过呢!”

萧景睿笑了下,“那怎么了?皇上不能收义子?”

“景睿你能不能闭嘴,你这个榆木脑袋看不出这个语气吗?这是要把明骞当太子教养的意思!”言豫津看着梅长苏,“苏兄,皇上这才刚登基,身强力壮的,他,他,这什么意思?”

梅长苏叹了口气,“那你说什么意思?”

“收旁支子弟为太子的也不是没有,那都是本族的子弟实在挑不出了,”言豫津皱着眉头,“我想说的不是这个,皇上为什么要收义子啊?这收义子呢,一般都是自己身子虚弱朝不保夕,收个义子也安定民心,二来,就是他……这也没有自己上赶着承认的啊?”

萧景睿再榆木脑袋也听明白了,“言豫津!你有几个脑袋敢嚼皇上的舌头根子!”

 

梅长苏的账帘突然被掀了起来,徐安从外面径直向着言豫津而去,抬手掐住了言豫津的脖子,言豫津连叫都没来得及叫,就被扣住咽喉提了起来。

“豫津!”萧景睿拔剑刺了过来,徐安扭头攥住了萧景睿的剑身,大力一扭,萧景睿的手腕跟着被扭了过去,接着整个人翻倒在地。

徐安血红的眼睛瞪着言豫津,手上越捏越紧,言豫津的脸色已经由红变白,没有血色的。

“徐安!住手!”梅长苏坐了起来。

徐安没听。

“徐安,景琰难道会同意你这样做吗!”梅长苏用尽全力喊了一声,接着便咳了起来。

徐安扭头看着梅长苏,梅长苏瞪着徐安,“还不松开!”

徐安松开了手,言豫津摔在地上,捂着脖子咳嗽着说,“你好大胆子!”拔剑要刺,景睿也站了起来,举剑向着徐安而来。

“你们停下!”梅长苏喘着气说,“景睿,你先带豫津去看大夫。”

 

徐安看着萧景睿和言豫津离开了大帐,梅长苏瞪了眼徐安,“你能把天下这么说的人都掐死吗?”

徐安转身看着梅长苏,“他真的……收了义子?”

梅长苏点了下头,“起初我听到诏书也疑惑了一阵,好好的收什么义子,徒增外人猜疑,”梅长苏看了眼徐安,“不过,安国公应该不奇怪吧!”

徐安皱紧了眉头,咬着牙说,“他怎么这么傻!我早说了让他……”徐安抿了抿嘴唇。

梅长苏靠在床头,笑了下,“我们这个皇帝,他能是天下最好的皇帝,也能是天下最坏的皇帝。”

“他励精图治、勤勉正直,足可使我大梁再现中兴之势,可是一旦他认定了一件事,那就谁劝也没有用,八头牛都拉不回来,从不管别人怎么看他。水牛嘛……”

“我不许别人这么说他,我绝不能让人说他一点不好。”徐安摇了摇头。

“你能怎么办?”梅长苏看着徐安。

徐安咬着牙,没有回答。

 

“大汗。”龟令走到徐安身边坐了下来。

“怎么了?”徐安看着龟令紧皱的眉头。

“大汗,咱们虽然是归顺了大梁,可原来毕竟是跟他们殊死搏斗过得,大梁皇帝能够善待咱们吗?”

“大梁皇帝与我约定,定会善待我的族人。”

“这刚归顺自然是会善待,可是之后呢?万一咱们与梁人起了冲突呢?会不会他就是不信任咱们?”

徐安看着龟令,他说的没错,这正是所有族人考虑的问题。

究竟如何能让萧景琰永远善待他们?

 

61.

徐安踏进中军大帐时,蒙挚与梅长苏正在争执不休。

“将军,究竟何事?”

蒙挚举起圣旨,“皇上有旨,限期攻破长安城,与北渝谈判,此仗不可再拖!”

“长安城固若金汤,怎么可能说破就破!我写信回去!”梅长苏拄着根木头拐杖。

“这也是我的意思,此仗不能再拖了!”蒙挚看着梅长苏,“这次说什么也不能听你的!”

“将军!”

徐安拿过了圣旨,“交给我,我带人潜入长安城,到时以烟火为信,开城门放大军进城。”

“不可!”梅长苏瞪着徐安,“城内何止千人!这根本就是送死!”

“我定会潜入城内,放你们进城的,”徐安看着蒙挚,“你可信我?”

“安靼,这不是你逞强的地方!这关系到大梁边境安危!”梅长苏道。

徐安扭头看着梅长苏,“我不关心大梁的边境是否平安!我一不效忠大梁,二不听命你梅长苏!我所忠于的从来只有萧景琰一个人,他要长安,我就给他长安!他要和谈,我就给他和谈!”

徐安走到梅长苏面前,“现在,他要你活着!你就老老实实给我活着!”

 

徐安对着蒙挚拱了拱手,“我们两日后出发,少则五日,多则十日,等我信号!”

“好!”

 

徐安将桑格洗净晾干的头发重新编成了辫子,拿起几根辫子盘在头上,又拿出金簪插在小发髻上。

“阿大不是不给我吗!”桑格嘟着嘴说。

徐安笑了下,“阿大要出门打仗,你先帮我保管,这是我的宝贝,不可遗失,记住吗?”

“哼!”桑格扭过头。

“好啦,你也是阿大的宝贝,嘟嘴不好看了!”

徐安将铁戒在手指上转了转才摘了下来,找了根皮绳串好戴在桑格脖子上。

桑格虽然年幼,却见过了太多次战争,也听过了太多次徐安对她讲的话。

“你是山神的孩子,你的爷爷是伏曦汗,你的阿大是安靼汗,你流着战士的血,你不能怕!哪怕最后只剩下你自己,你也不能怕!”

 

两日后入夜,吐谷浑安靼汗带领十三名骑兵,披星戴月向着长安城而去。

蒙挚命大军慢行,亲率五千精兵,日夜兼程赶到长安城外,等候安靼汗的信号。

八日后,城内十处粮仓起火,冲天的红色烟火绽放在长安城的上空,蒙挚率精兵杀入长安,彻夜奋战。

第二日,大梁大军包围长安城,北渝阔阔太子被俘,传书北渝朝廷,要求和谈。

 

62.

“起奏陛下,长安城告破,北渝太子被俘!”

萧景琰兴奋地拍了下桌子,“好!战英,告诉蒙挚先把梅长苏好生送回来将养,朕已命言侯为使,即刻启程,前往长安!”

“是!陛下!”列战英抬眼看了眼萧景琰,“陛下,此次阵亡名单……”

萧景琰看着列战英表情有变,“到底何事,速速道来!”

“陛下,此次攻打长安城,由安国公亲率十三铁骑潜入城内,侦察地形,伺机放火,开城门放蒙将军入城。”

萧景琰弯了弯嘴角,笑着说,“是安国公立得功?”

“是……”列战英抿了抿嘴角,“只是十三铁骑只回来了九人……”

萧景琰慢慢地站起身,列战英咽了咽嗓子,“安国公,连同三名副将没有回来……”

萧景琰全身都僵住了,他瞪着列战英,“你再说一遍?”

“陛下……安国公安靼汗,战死长安!”

 

萧景琰喉咙一甜,一口血喷在战报之上,眼前一黑,栽倒在龙书案上。


评论(65)

热度(38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