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邪顶峰

主要从事冷邪开发并生产工作

【徐安X景琰】日暮金陵远。5。

东宫日常上线。


14.

萧景琰的寝宫被烧黑了,只能换了宫殿睡。他皱着眉头看着桌上放着的金冠,“徐安?”

徐安正在给太子殿下挂腰上的玉饰,抬头看了他一眼,“殿下?”

萧景琰皱了皱眉,指了下桌上的金冠,“这是怎么了?”

徐安愣了愣,“呃……回殿下的话,昨个天黑路滑,奴才摔了一跤——”

“你!”萧景琰看了眼外屋的两个小太监,低声说,“你会摔跤?你轻功好成那样你会摔跤?你给我说实话!”

徐安走向殿外,对两个正往外端洗脸水的小太监说,“快去传饭,太子殿下一会还有要事!”“是。”二人匆匆出了宫门。

萧景琰拿着已经扁了的金冠扔过去,徐安一把接住,“昨天搁在怀里,跟刺客打得时候没注意,我今天去尚宫局给你登记做个新的。”

“这一脚可够狠的,你没事吗?”萧景琰上下打量徐安。

徐安云淡风轻地笑了下,“能杀我的人还没出生呢。”

萧景琰仔细看着徐安,徐安慢慢敛起笑意,萧景琰问了句,“让你死心塌地为他卖命的是个好皇帝吗?”

徐安听得一惊,他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,他只是知道那是他们族人世世代代效忠的皇帝。

萧景琰低头笑了下,“传饭吧,我一会还有要事。”

 

15.

以蔡尚书的话讲,太子殿下兴利除弊、拨乱反正,有新朝新气象之势,而且太子殿下能以迅雷之势掌握朝中大事,不愧是天之骄子。可是关起门来,没人知道太子殿下看不懂奏章局势时那个焦躁厌烦、想把奏章全扔火里的样子。

徐安听着书房里扑扑啦啦扔东西的声音,看着午后已经热起来的天,连知了都叫起来了。

“徐安!”萧景琰喊了一声,徐安走了进去,看着一地的奏章,萧景琰气得指着门外,“外面没听到吗!你怎么当差的!”

“殿下,外面才刚叫了一声。”徐安回了句。

“你!大胆!你是要抗命吗!”

徐安躬身捡起了一本一本的奏章,“我见过的太子都是酒色财气不离身的,没见过当太子当成你这样火冒三丈的。”

“我问你话了吗!”萧景琰坐在塌上看着徐安把奏章垒好,“都是一帮酒囊饭袋,蛀虫!一帮蛀虫!”

徐安想了想,“殿下,我给你看个好玩的,你跟我出来。”

“我没工夫!”

“要不了多少工夫。”徐安笑了下,转身出了殿。

 

萧景琰跟着出了殿,看见徐安把拂尘插在腰后,在地上找了一圈找到一块石子,萧景琰问了句,“你要给我看什么?”

徐安左右看了看殿前的树,手指了下,然后抛了抛石子冲着树上扔了过去,树上原本正在欢唱的知了立刻停了叫声,掉在地上。

萧景琰皱了皱眉,“就为了给我看你功夫好?”

徐安点了点头,手指一弹,又一颗石子飞了出去,树上的知了又掉了一只。

萧景琰终于笑了出来,走下台阶,“我也试试。”

徐安递过去一个石子,萧景琰试着扔了下,只是别说这眼力根本找不到知了在哪,就是看见了也根本打不下来,一连试了几个也不行。

徐安笑着说,“你那点力气摔摔杯子还行!”

萧景琰瞪着徐安,徐安看着他,“不服气?我可是能徒手撕一只羊的,要不要比比?”

“比就比,我怕你啊!”萧景琰喊了声。

徐安低头笑了笑,“算了,我怕你哭。”

萧景琰被徐安看到过一次哭,没想到会被抓住小辫子,“徐安!”

徐安将拇指与食指扣好,放在嘴里,吹了一声。萧景琰被突然吓了一跳,“干什么!”

徐安示意远处,佛牙跑了过来,冲进萧景琰怀里,一身的水,萧景琰抱着揉了好久才问,“怎么全身都湿了?”

“这畜生热得很,给它找了个澡盆泡水去暑呢!”徐安看着佛牙。

“你再叫一声?”萧景琰瞪着徐安。

“我们家乡都这么叫狼的,你是没见过他偷羊的时候,真是恨死了!”

“那怎么没人管你叫畜生啊?你不是还徒手撕羊呢吗!”

 

跟佛牙玩了一身水,萧景琰吩咐去沐浴。徐安备好了皂角,给萧景琰连头发也拆开一并洗了。

萧景琰枕在桶边,头发被一点一点拆开,然后泡在皂角水里。

“你们梁人真是不嫌麻烦。”徐安手掌舀起水把萧景琰的头发打湿。

“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。”萧景琰闭着眼睛回了一句。

徐安摇了摇头,说了一句外族话,萧景琰皱了皱眉,“说什么?”

“说你的头在我手上!”徐安双手把着萧景琰的脖子。

萧景琰笑了下,“既然如此,那就看你了。”

如此易如反掌便能要了萧景琰的命,徐安却笑了下,接着顺着萧景琰的头发洗净,又换了一盆水。

“怎么不动手?”萧景琰睁开眼。

“我怕你哭。”徐安随口答了一声。

“徐安!”萧景琰突然抬头,“啊!”头发被扯了一下。

徐安这次真的无辜地愣了下,“这……这可是你先动的!”

 

徐安被萧景琰轰了出来,他有些无奈地笑了下,端着水盆走了,他低头看了眼,水盆里有几根萧景琰的头发,悠长悠长地飘荡在水里。

他的确没有见过如萧景琰这样的太子,他突然很想知道如果萧景琰当上皇帝,会不会真的是他见过的最好的皇帝。他只知道萧景琰比他一直效忠地那个主人更辛苦,他甚至想要问萧景琰为何非要这么虐待自己,不是有更为舒适的成为太子的方法吗?

可是他莫名的就知道,那不是萧景琰要走的路。


评论(35)

热度(4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