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邪顶峰

主要从事冷邪开发并生产工作

后宫·督领仕传 6

11.

 

养居殿上,徐安正躬身向皇帝和太后禀报,“刚才起了一阵蜂群,葛公公像是没躲过去,被蜜蜂蛰死了。”

萧景琰震惊地站了起来,“你说什么?”

太后也问道,“就算是蛰了一两下,怎么就能蛰死?”

徐安回道,“太医说是葛非原本就是这样的体质,旁人被蛰虽不碍事,他却会致命的。”

太后点了点头,“哦,那也难怪,毕竟是东宫的人,要好生安葬——”

“母后!”景琰打断了太后的话,“母后就打算不追究了吗?那是一条人命!”他看向了徐安,“即便他有什么过错,后宫自有法度,罪不至死!”

“景琰,这是意外啊。”太后轻声道。

“是意外吗?”景琰走到了徐安面前,“那为什么那么多宫人都在,单单就死了葛非!”徐安抬眼看着景琰,景琰怒视着徐安,“你把他的尸体抬上来,朕要查看!”

徐安道,“葛公公的样子实在不好看,奴才怕污了陛下的眼睛。”

“我血战沙场之时何种死状没有见过,有什么可怕的!”景琰咬着牙说,“还是你怕让我看出什么!”

“奴才——”

“徐安!”景琰喊了一声,“我再问你一遍,葛非到底怎么死的?”

徐安垂眼想了想,看着景琰的眼睛,“是我做的,清理门户。”

“你混蛋!”景琰一把推开了徐安,“我说过什么!不许你再干这种阴暗恶毒的事!”

太后站了起来,想要劝和,刚叫了一句,“皇上……”

景琰指着徐安,“你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!此等阳奉阴违口蜜腹剑,你就是如此对我的!”

徐安皱了皱眉,垂眼沉默不语。

太后道,“景琰,你并不知道他干过什么,徐安是——”

“母后!”景琰看向太后,“审还未审,母后怎么就能断定是他做的!难道母后也能容忍后宫的私刑?”

“没错,”徐安突然开了口,“我是用了私刑。我早就告诉过你,我是杀手,我是你最厌恶的人,这是永远没法变的事了!”

景琰怒视徐安,如同兜头一盆冷水,让他浑身都发着抖,他的眼圈发红,牙都要咬碎了,他沉声只说了一个字,“滚!”

徐安睁了睁眼睛,紫眸中的光都黯淡了下去,他拱了拱手,未发一言,转身离开了养居殿。




#你们陛下这个耿直boy也是永远没法变的啊#

评论(38)

热度(228)

  1. fripside冷邪顶峰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咦呃咦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