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邪顶峰

主要从事冷邪开发并生产工作

后宫督领仕传 13

亲爱的小狮子,生日快乐呀~~~



20.

 

转天,景琰带着桑格去长乐宫,徐安推辞不去,景琰以为他怕见太后就没有强求。见了太后,桑格边吃榛子酥边哭诉路上族人让她嫁人,太后看了皇帝一眼,景琰也知何意只是顾左右而言他,让桑格慢慢吃别噎着。

太后道,“徐安呢,怎么没一起来,没脸见人吗?”

景琰道,“他走了这么久,还有后宫——”

太后瞥了眼皇帝,景琰停下了话,太后扭头说,“小梨,让人去内廷司看看徐安干什么呢!”

 

太后让人去接了太子来,两个小娃在庭院里跑来跑去,太后忙道,“桑格,刚吃完点心,别跑了!”

小梨过来回报说,“禀陛下,太后,内廷司正关着门行刑呢!”

“什么?”太后蹙着眉,“如何又要行刑?啊……莫不是——”看向了景琰。

“正是为此,”小梨道,“徐公公把当日随侍的所有人都叫来,让慎刑司当场行刑,每人三十仗,方远最重,五十仗。”

景琰道,“这怎么行?到底为何?母后知道?”

“圣上染了风寒,他们自然是要受罚的,”太后道,“这是规矩,只是我当日忧心你,便饶了他们,没想到他回来却先去办了这事。”

景琰道,“那慎刑司刑罚如何?”

小梨道,“本来是各式刑罚都有,只是徐督领要废止了,只留了仗刑几种,说是这各种刑罚太过阴损,要有损陛下圣德,慎刑司只留能够震慑后宫的刑罚即可。”景琰听着点了点头,

太后道,“要打啊,应该先打他自己才对,要不是他陛下会风寒吗?”

景琰面容窘迫,“母后。”

小梨道,“徐公公也有罚,他的一百。”

“什么?”景琰喊了声,“你怎么不早说!”

“陛下……”小梨躬身道。

景琰冲着太后拱了拱手,便快步出了宫门。太后看着陛下焦急的身影,看向小梨,“你怎么不早说啊?”

“回来的小南说,徐公公威胁他让他不要说。”小梨说。

“那你怎么又说了?”

小梨嘟了嘟嘴,“我们长乐宫的人,怎么能被他随随便便就威胁了,他再蛮横,又不是真的正阳宫主,我只听娘娘的,干嘛听他的。”

太后笑了出来摇了摇头,转身去看孙子孙女去了。

 

景琰赶到内廷司时,看见院门紧锁,要人上前推门,里面有人打开门,“慎刑司正在行刑,闲杂人等,一律候着!”

“朕是闲杂人等吗!”景琰吼了声。门口的太监跪下行礼,景琰迈过门槛,“带路!”

内廷司本来偌大个院子趴了一地的人,都是行刑后的宫女太监,这会还爬不起来。景琰远远瞧着,最前面跪着一个人,刑杖正一下一下打在他身上,不正是徐安?

景琰沿着回廊走到近前,方远本来趴在地上看见皇上急忙要爬起来,景琰走到他身边看了眼,“免了。”

方远却硬是爬起来跪好,“陛下宽恕,奴才们不能不守规矩。”

正在行刑的两人见到圣上,停下手里的活叩见陛下,景琰走到近前,“打了多少了?”

“一百零八。”

“不是一百吗?怎么还打!”

“徐公公说他不喊停不能停!”

景琰看了刑杖一眼,转而对徐安问了句:“军棍?你要打死谁啊!”

徐安低着头不说话,咬着牙没吭声。

“好了,剩下的免了。”景琰道。

徐安抬头看了过去,“……陛下如何到此?”

景琰看着徐安一脸冷汗,心疼万分,“知道你刑罚严,以身为范也要有度,你们都打残了,谁来伺候朕?”

徐安拱手刚要说话,景琰上前抬着他的胳膊,“免了免了,快起来。”

虽是有功力在身,军棍打下也是实打实的疼,徐安起身长出了口气,转身看了眼跪了一地的宫女太监,“……你们给我跪着!”

 

到了内廷司里徐安的住所,徐安关上门问了句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“你把我遣到长乐宫就是要罚你自己啊?你怎么不告诉我!”景琰看了眼,“把衣服脱了,让我看看!”

“无妨,我还不至于几棍子就能打残了!”

“快把衣服脱了!”景琰喊了声。

徐安愣了下,“陛下,这里里外外都是人,你——”

“朕是皇帝,”景琰走到近前,用力拉了下徐安的腰带,腰带顿时散开,“还要我伺候你宽衣不成?”

徐安出了口气,把衣服一件一件脱了下来扔在床上,最后的里衣被汗黏在身上,徐安没有再脱,“可以了吧?没事,没破皮没流血。”

景琰瞪了他一眼,抬手去解那衣带,徐安伸手握着他的手,景琰道,“让开!”硬是把衣带解了,慢慢将里衣掀开。背上没有破皮,却是一道道紫红淤青的仗痕,看起来破皮只是时间问题。

景琰紧皱着眉,半晌都没出声,徐安扭头看了眼景琰,景琰面上只是愠怒,看不出其他,徐安道,“陛下?”

景琰没回答,徐安道,“我是你身边最近的人,此事本就该先罚我的,这是规矩,不能不立。”

景琰咽了咽嗓子,“换身衣服,这件都湿了,免得着凉。”徐安转身看着景琰微笑了下,景琰道,“让人到太医院拿些药来。”

“谢陛下。”徐安笑着说。

“谢什么,不是我染了风寒,你怎么会如此受罪?”景琰叹了口气。

徐安抓住了景琰的手,握在双手之中,“不是我,你怎么会染上风寒?”

景琰抬眼看着徐安,面上绯红,“跟你有什么关系?”

徐安本意是想说若不是他没在身边好好侍候景琰也不会病了,只是看见景琰脸红,心中一动,莫非真的与他有关?他手上摩挲着景琰的手,忽然低头看了眼,“我的铁戒为什么会在你手上?”

“不是你说给我了吗!”

“我是说给你,可是你从来没戴过啊。”

“那我现在想戴了——”

“景琰,”徐安打断了他的话,“你从不戴任何戒指。”徐安看着景琰的眼睛,“想我了吗?”

景琰别过了脸,徐安道,“哦,原来你不是染上风寒啊……”

景琰眨了眨眼,“不是风寒是什么?”

“你说是什么?”徐安眯着眼笑了出来。

景琰推开他,“军棍还没走远,你是不是还想被打!”

“我无妨,”徐安歪了歪头,“只是怕陛下心疼。”

景琰转身拉开门出了房,“内廷司徐安,扣一百年俸禄!罚你永世不得再出宫!”

“是,”徐安躬身接旨,笑着应答,“谢陛下。”


评论(44)

热度(26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