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邪顶峰

主要从事冷邪开发并生产工作

【日暮番外】后宫·督领仕传

并不知道会不会有2

给甜点大魔王 @小葵fa~ 的新年礼物!

还有想念徐公公的 @慕似 



1. 其实也没有那么难猜。

 

大梁后宫原本就没有那么平静,虽然本朝皇帝后宫空虚,正阳宫闲得快要长草,可仍然还有大把的太妃太嫔在,每一位都跟前朝有着联系。萧景琰不立皇后不纳嫔妃,除了太后不管,整个后宫都在明里暗里的操着心,千方百计地往他跟前送人。

江南美女异族佳丽,会弹琴的会唱曲的,身段好的嗓子甜的,会武功的会撒娇的,有本事的都想尽方法让皇上过目。直接递折子的有,当做太妃太嫔的亲戚带进来的也有。皇上在花园闲逛都能碰上两拨,景琰不是傻子,更不是瞎子,这么多各式各样的美女在眼前过,他也明白是什么意思。

他不明白的是,徐安怎么就能容忍得了。

景琰不知道徐安在后宫有多少眼线,他也没想知道。总之这种事,他自己都能想出十七八种阻止他们相见的方法,他不信徐安一个都想不出。

徐安不说,一切如常,连脾气都没变,景琰也懒得管,看看美人,权当节日歌舞了。

 

美女不奏效,自然有人去往深处挖。皇帝每天一个人睡养居殿,就让徐公公一人伺候。

很难猜吗?

徐公公每日里干得上到佳节宴会、祭祀祖先、分拨例银,下到惩戒宫人、安排值守,本来都是皇后之职,就算没有皇后,也还有太后,结果太后干起了甩手掌柜,全都推给了徐公公去做。

这样还看不出皇帝的心在哪,哪还能在后宫活到太妃的级别上?

而后送到景琰面前过目的全都变成了英俊貌美的小太监,风华正茂的公子哥。景琰一时间还没有领会人家已经换了套路了,只当人家已经放弃了。

 

“师父,那边又接进来了两个。”严清躬身低声说。

徐安弯着嘴角冷笑了下,“知道了,让他送。”

方远在旁边急得团团转,“师父,你这么玩火真不怕出事啊?”

“不让他做大,怎么显出我们皇上的英明仁慈?”徐安看着严清,“严清受委屈了,再忍耐些时日。”

“师父说的哪里话,那我先回东宫了。”严清拱了拱手。

 

方远、严清与徐安都是一边大,本来全是浣衣局的小太监。

方远是撞破了徐安某一天在刮胡子,被徐安掐着脖子吊起来,赌咒发誓要认他当爹才放下的。徐安倒是没要方远当儿子,便让他当了徒弟。严清倒是不知道徐安的秘密,只是有次被打到血肉模糊的时候被路过的徐安和方远救了,便非要跟着方远叫徐安师父。

 

2.太后一日跟惠太妃饮枫露茶,惠太妃问起太后到底打算什么时候给景琰立皇后。太后揉着头,我已经老了,他的事他自己操心,用不着我了。

无怪乎徐安敬畏太后,如此聪慧的女人他怕这辈子也就见过这一个,徐安调回养居殿没三天就被宣召长乐宫,站了半个时辰,太后一句话都不说就这么看着他,大冬天徐安的衣服都浸湿了,最后太后叹了口气,递给徐安一张纸,对他说好好伺候皇上,就把他轰出去了。

徐安拿着纸出门一看,是原先写给景琰的一张做点心用的菜谱。萧景琰知道徐安害怕太后,特地拨冗前来等在门口嘲笑他,看见徐安出门脸都白了,急忙迎上去,“我母后不会给你用刑了吧?”

徐安看了眼景琰,把纸递过去说,“你娘知道了。”

萧景琰接过来,“哎?我还以为丢了……知道什么了?”

徐安看着景琰不说话,景琰恍然大悟,抿着嘴唇,心里翻腾了有一万个问题,却是同时堵在这哪个也说不出。
“确切的说,你娘早就知道了。”徐安想了想,“要不然不会让你立明骞。”

萧景琰点了点头,“是我的错,我本也不应该瞒着母后,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。”景琰笑了下,“既是如此,你同我再进一趟长乐宫。”

“好。”

那张纸本来景琰就是随身带着,后来被徐安气得吐血昏迷,才让太后娘娘看到了锦囊。娘娘宣来列战英一问,连前因后果都了解透了。

 

3.养居殿有徐安在的时候,闲杂人等连玉阶都不让上。

景琰斜倚在坐榻上看奏折,只着了睡袍,本来已经要歇下了,谁知道他又饿了,折腾徐安去端吃食。

徐安皱着眉,“陛下,一会就该起来吃早饭了,忍忍吧。”

景琰眨了眨眼,“饿得闹心睡不着。”

徐公公无奈只得点头领旨。

 

景琰闭眼眯了一会,就听朦胧中感觉有陌生的脚步声进了大殿,接着靠近自己身边,他突然睁眼起身,却看见跪了两个小太监。

“皇上饶命,我们无意惊扰皇上,请陛下恕罪。”

景琰皱了皱眉,“你们哪来的?我怎么没见过?”

“我们今日才分到这里值夜,看到皇上安歇,想……”

“值夜?”景琰疑惑地看着跪在面前的两人,唇红齿白,身量瘦小。景琰坐下说了句,“起来吧。”又想了想,“倒杯茶吧。”

一人急忙躬身靠近,跪下斟了盏茶,双手举到景琰手边,向上瞟了他一眼。

萧景琰完全明白了。

徐安进了殿,看见两人跪在殿中大惊失色,“你们哪来的?”两人跪着不作声,徐安说了句,“还不快滚!”

“慢着!”景琰笑了下,斜倚着坐榻,“徐安,过来跪着。”

徐安睁了睁眼看着景琰,景琰抬了抬眉毛,示意他跪在旁边。徐安只能叹了口气走上前,与那名小太监一边跪着。

景琰叹了口气,“后宫交给你,你就给我管成这样?养居殿是人说进就进的地方?就算是左右无人,难道你没传令吗?还是你的命令下边的人已经阳奉阴违到这个地步了?”

徐安拱了拱手,“是奴才的错,请陛下责罚。”

景琰舔了舔唇笑了出来,抬手伸到了徐安脸前,抬起了他的下巴,反手顺着脸颊轻抚,又暧昧又含混地说,“给你的权力要会用……”

徐安的脸都僵住了。

景琰看着旁边的人,“以后再有这样的人出现在我眼前,我就先罚你。”景琰说着捏着徐安的下巴晃了晃。

徐安咬着牙,脸都要青了。扭头说道,“还不快滚!”

两人急忙退出殿外。

徐安起身去关门上闩,然后走回景琰身边看着他捂着嘴笑得脸都红了,徐安问,“陛下,您刚才这是调戏我吗?”


评论(61)

热度(47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