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邪顶峰

主要从事冷邪开发并生产工作

【徐靖】番外 龙椅paly 1

为了表达对报我以琼瑶的 @黑色御座 黑老师的敬意,还有 @灯火映雨满楼 凉凉的爱,撸个段子~


5.

 

整个夏季过去,徐安在殿前伺候的天数一个手都能数的过来,本来两个人都在一个宫城里,非要搞得参商不相见。萧景琰本来是体谅徐安,可也觉得思念,又不好召,只得忍下,日子久了就忍了一肚子气来。

武英殿上烛火明,皇上生气不回寝宫。

“皇上……”方远刚叫了声,萧景琰抬眼瞪了过来,吓得方远差点被口水呛着,只得低头退了出去。

方远出了门,立马吩咐左右听着殿内的动静小心伺候,自己则直奔了隆兴门的冰窖。

“师父。”方远冲着冰窖里喊了声,冰窖向下挖了颇深,回声了好远,“我下去了。”

徐安披着衣服走了上来,“干什么?”

方远翘着手指摸了下徐安,“您不嫌冷啊。”

徐安穿好了衣服,“快说。”

“皇上闹脾气呢。”方远回道。

“他让你找我了?”

“那倒没有,”方远摇了摇头,“可是……师父,我要是连皇上这点心思都看不出来,我还在御前怎么混啊。”

徐安笑了下,“知道了,你去吧,把人调开。”

“哎。”方远拱了拱手,转身走了。

 

正在批阅奏章的萧景琰,听得一阵风声,殿上烛火被吹灭了一片,他看了眼殿门是关着的,他疑惑地起身四处看了看,喊了声,“来人。”

殿外无人回应。

萧景琰下了龙座,向着被吹灭的烛火走去想要重新点上,可谁知妖风又起,刚吹灭了西边又吹灭了东边,偌大一个武英殿只剩下龙座旁的两座烛台还亮着。

萧景琰皱了皱眉,喊了声,“是谁在作怪,不怕我叫禁军来吗!”

龙座上有人笑了出来,萧景琰寻声望了过去,看见徐安手撑着脸颊,靠着龙座椅背,望着他微笑。

萧景琰瞪了眼徐安,“督领仕倒是清闲得紧!看来朕的后宫是真的活太少了,要不要我扩充一下,给徐公公压压担子!”

“陛下怎么这么大火气,”徐安温声道,“是御膳房没有送凉茶上来吗?”

“朕不比徐公公命好,能因为怕热就消失地无影无踪。”萧景琰走上台阶,坐回龙椅上。

徐安看着景琰气鼓鼓的脸,伸出手指用指节触了下皇上的脸颊,萧景琰被冰的躲了下,“怎么这样凉?”接着就叹气,“你也不能太贪凉了,怎么像个孩子一样。”

“就算这样凉,不消一盏茶的时候便会又热起来了。”徐安把帽子摘下扔在一旁台阶上。

“这是为何?”萧景琰皱着眉。

“因为我的陛下在我身边啊,”徐安抬了抬眉毛,“我可是血气方刚啊。”

萧景琰转过脸,“油腔滑调。”

徐安眯着眼看着景琰面前的冕旒摇摇晃晃,“陛下,毓冕戴着多沉啊,奴才帮您?”

萧景琰奇怪地看着徐安,徐安倒是一脸诚恳,仿佛只是看着他辛苦,真心体谅他,他应了声,点了点头,让徐安把毓冕退了下来,放在龙书案上。

萧景琰动了动脖子,扯了扯领口,徐安顺手把景琰的发髻也解开了,景琰笑了下,“这会解发髻做什么,回了养居殿——徐——”

徐安握着景琰的肩膀按在龙椅上,双唇压了上来,景琰瞪着眼睛,“唔唔!”

徐安的舌挤着景琰的唇舌逼着他张口与他缠绵,他着力吮吸着景琰的唇瓣与舌尖,仿佛思念能在吻中吐尽。

景琰抓着徐安的衣襟拉了下来压在了龙椅上,牙齿用力咬着徐安的唇瓣,徐安抱紧景琰的腰,由着他撕咬,直到咬出了血腥味,景琰才抬起了头,口唇上的津液牵出银丝。

徐安舔了舔嘴唇,“怎么不咬了?”景琰低头向着脖子咬了下去,徐安抽了口凉气,“陛下饶命!”

景琰抬起头怒视着徐安,“我就是饶了你太多次了!就该把你送进天牢!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!”

徐安微笑了下,“陛下要让我死,不必那样费事,你自己就行。”徐安的手撩开龙袍摸上景琰的臀瓣,隔着下裳用力地抓了一把。

“啊……”景琰抽了口气,抬手要扇,徐安闭了闭眼等着他的巴掌下来,景琰却搡了下徐安,赌气不理他。

徐安沉声说,“我出了趟远门,所以这一阵子没来看你,今天刚回来。”

“出远门?有事吗?”景琰大惊,“怎么不告诉我,我让人与你同去!”

徐安懒洋洋地躺在龙椅上,手摸着景琰的大腿和tun瓣,另一只手抖了抖,从袖管里滑出一个把件,递给景琰。

把件通体洁白,晶莹油润,看着像头狮子,却长着角,雕工很古朴,与大梁的精细不同风格,景琰接过看了眼徐安,徐安说,“给你。”

景琰摸着把件凝脂般的触感就知道是个好物件,“无缘无故送我这个干吗?”

“送你东西还要原因?”徐安皱着眉,“你们梁人规矩真多。”

景琰笑了出来,“这雕得什么?”

“白泽?”徐安眼睛转了转,景琰挑了挑眉毛看着他,“你问我啊?”徐安张了张嘴,“好像……就这个名。”

 

白泽,王者有德则现,奉书而至。

 

“难为你一片孝心,朕收下了。”景琰拍了拍徐安的脸,要起身坐正,却被徐安的手臂牢牢扣着腰,“徐安。”

徐安眯了眯眼睛,盯着景琰舔了舔嘴唇,景琰又挣了挣,徐安扣得更紧,景琰喊了声,“不行,这是我的……龙椅,你要造反是不是!”

徐安眨了下眼,紫色暗了下去,手不住地捏着景琰,景琰被他捏的轻喘起来,“松开……别动!”他按着了徐安的手,“在这什么都没,做不好伤了龙体,你担待得起吗!”

“不就是诛九族吗……”徐安伸手摸到了景琰的腰封里,“九族里有你自己吗?”

萧景琰笑了出来,看着徐安从自己的腰封里掏出盒香膏,“你!你什么时候!徐安!”

徐安托着景琰跨坐在自己身上,“景琰……我想你了……”


武英殿听墙根入场券


核桃入场券


评论(24)

热度(37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