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邪顶峰

主要从事冷邪开发并生产工作

【徐靖】月揽荒城 上

金主!!!黑老师送我的法拉利!!!上帝佛祖安拉!!!我们大汗有家了!!


黑色御座:

看了@邪教顶峰的《日暮金陵远》,@双飞彩翼 设定的徐安太带感了,我关于徐安的身世脑洞开闸泄洪了,跟彩妹一顿聊。
结果这个软彩,跟我撒娇,你写好不好,你包养我好不好,你送我法拉利好不好!

好好好。

西晋时西南祁连山脉的吐谷浑部落,以逐水草迁徙放牧为生,部落的牧民们骁勇善战,能驯服西域最烈的宝马,与暴风雪搏斗,同狼群厮杀,赶走异族入侵者,保护部落的幼儿和女子,他们大多容貌与中原人迥异,高鼻深目,容貌美丽,被西域各部落称之为被山神眷顾的子民。 

安靼是吐谷浑部落伏曦汗的长子,安靼的母亲却是住在祁连山东边要镇上沽酒的汉人女子。当年伏曦汗带着部众打猎路过镇子,几个突厥部落的胡儿喝醉了,正围着酒垆调戏这女子,女子广袖罗裙,结着双鬟,容颜绝美,只是自顾自在垆边洗手,长眉蹙起,面带怒容。 

伏曦汗王飞身下马,从鞍鞯旁拔出长刀,厉声喝道:“你们对一个女人动手动脚,算什么英雄,有本事我们在战场上比试!”部众见此下马,长刀纷纷出鞘,刀尖印着阳光隐隐泛出紫芒。 

伏曦汗斥走了胡儿,他是个英伟魁梧的男子,眼睛生得极幽深,在阳光下折射了刀尖的雪亮锋芒,瞳孔是浓郁的紫色。 他半生都在征战,从未对什么女子动过心,也不曾和其他部落的汗女联姻,但当他看到这个美丽的汉人女子时,他便认定了这是他的妻子,他割下打猎时亲手杀死的公狼狼头,将它献给这个卖酒的女子。 

女子姓徐,后来她便成了大汗的可敦,一年之后,可敦有一天夜里梦到太阳入怀,生下了一个男孩儿,取名安靼。

十几年后,安靼便成了部落里最英俊的少年,他能徒手撕开一只羊,也能挥舞猎刀和一只公狼搏斗,并把猎刀深深捅进公狼柔软的肚子里,割下狼头回家献给阿妈。 

阿妈总是笑他,我们的安靼长大啦,打了狼应该将狼头献给为你唱歌的姑娘,不是带回来送给阿妈。 

安靼生得俊美,有很多姑娘爱他,他也喜欢她们,觉得她们像山脚下开遍的一簇簇鲜花,但他觉得并没有哪个少女能令他跪在她面前,为她奉上自己亲手割下的狼头。 

安靼十六岁的时候便和氐羌部落的公主成了亲,公主大他两岁,然而在成亲后不久,大渝同梁国开战,吐谷浑部落作为大渝的附属,最骁勇的军队之一,他们是挥向仇敌大梁刀锋,也是大渝皇帝心口不能拔除的暗刺。 

而此时恰好,大梁赤焰军和他的主帅林燮,也是大梁皇帝萧选心头的一根刺。 

既然如此,就让他们像最锋锐的兵器那样,绝世的刀剑相交之时,便会同时折断。 

赤焰军与吐谷浑部落在梅岭厮杀相持半月之久,赤焰军主帅林燮和伏曦汗中埋伏战死,少帅林殊掉下悬崖,下落不明,汗王太子安靼则在重伤后被大渝残军掠走。 

试拂铁衣如雪色,单于猎火照狼山。 

梅岭的雪,像是下了几千年。 

那苍茫的没有生命的冰雪里,燃烧过天劫般的大火,白雪下是七万赤焰军战士的忠魂,是吐谷浑部落悍将的白骨,他们生前效忠于对立的王朝,死后却被大雪掩埋在一起,狂风刮过时,便是万鬼齐号,孤魂游荡,却终生也不能返回自己故乡。 

只有安靼活了下来,吐谷浑部落几乎全族战死,大渝的皇帝坐在遥远的王座上,对身边的近臣道,既然吐谷浑部落全族已覆,那安靼便留在我大渝吧。 

留在大渝,并非待他以功臣之子,安靼被大渝皇室的杀手收为徒弟,将他变成了一名刺客。 

他不再是吐谷浑的汗王太子,他换了姓名,用了汉人的名字,执行最阴损卑鄙见不得光的任务,在大渝内部培植自己的亲信,做上了杀手的头领,但是他依然无法回到祁连山去。他因为长久见血而不见阳光的缘故,皮肤开始变得苍白,看起来更加俊美,甚至有些阴鸷的邪佞。 

渐渐的,他觉得自己已经快忘记了祁连山的雪,忘记了那些像山脚下花朵一般的姑娘,大渝城像一座巨大的铁笼,安靼……不,他现在叫徐安了,徐安就像这座笼子里的一只狼,为了活下去,他可以伪装成一条被驯服的恶犬,大渝让他咬谁,他就去咬谁。 

但是只有徐安自己知道,草原上的狼,即使失去了所有的同伴,也是永远不会被驯服的。 

大渝的妃嫔在宫闱之中偶有见过徐安,为他俊美的容貌所吸引,徐安便也同这些女子周旋,后宫中幽香的蜜炬燃烧着,昏黄的光焰透出层层低垂的罗帷,徐安便觉得自己已然死了,死在梅岭那漫天的大火和刺骨的冰雪中了,现在活着的他不过是一个杀人的工具,一个复仇的厉鬼罢了。 

大渝给了他机会,他来到了大梁的皇宫,从一只恶犬变成了一只哈巴狗儿,从杀手变成了太监。 

但是他没想到,他在这里遇到了萧景琰。 

tbc

评论

热度(3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