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邪顶峰

主要从事冷邪开发并生产工作

【徐靖】日暮金陵远。24。

终于快要完结了~想想还真有点舍不得呢~


56.

“不可能!”萧景琰拍了下桌子站了起来,“你想都别想!”

梅长苏抬眼看着萧景琰,“你管好你手上的政务,这件事交给我。”

萧景琰抬了抬眉毛,“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要说什么?现在我们兵多将少是事实,可你自己看看你的身子,你还想骗我?”

“景琰!”

“你别叫我!”萧景琰转过身,“你不让我去,你也别去!”

梅长苏叹了口气,“现在旧案未结,北边暂时还没动静,我们还有商量的余地,你好好想想除了我还有谁熟悉北渝,还有谁能挡得住!”

“我不让你去因为你是太子!我们还没有到要你亲征的地步!”

“景琰!你也是战士,难道你不愿意为国捐躯战死沙场!”梅长苏站了起来,“我是林家的儿子,我绝不能龟缩在这苟延残喘!我必须要去!”

梅长苏说着就咳嗽了起来,心肝都咳得抽搐着在疼,萧景琰转身连忙扶住了梅长苏,梅长苏捂着嘴停不下来,血从指缝中渗出来。

 

“小殊!”萧景琰扶着梅长苏坐下,“小殊!!”

梅长苏拽着萧景琰的袖子,“景琰……我绝不能死在这,我要死在战场上……”

 

“我是山神的子民……生在战场死在战场……我们战死沙场,是死得其所。”

萧景琰仿佛听到有人在耳边这样说着。

 

“你们都走,只留下我一个。”萧景琰皱了皱眉。

梅长苏掏出汗巾擦净了嘴唇和手掌,“别说得好像你不知道天子就是孤家寡人一样。”他抿了口水,皱着眉头咽了下去。

“我让人出关去了,”梅长苏看着萧景琰,“吐谷浑内讧,首领反叛北渝了。”

萧景琰瞪大了眼睛,“怎……怎么会……现在形势如何?”

梅长苏摇了摇头,“现在只有这些,那里毕竟是北渝,路途遥远,形势瞬息万变……”

萧景琰听着梅长苏的话,忽然想起徐安走时说过,山高水长,不必等我。

连他也不敢保证在北渝的围剿下,他能活着回来。

 

57.

 

徐安带领部族剩余人等不能坐以待毙,一番商议下来决定向着较近的大梁边界迁徙,吐谷浑反叛的消息加急奏报回了北渝都城,北渝此时正整装待发准备进攻大梁,派出了一队轻骑兵先行追击吐谷浑部族。

徐安部族日夜兼程,却在途中遭遇了追击而来的北渝轻骑,部族边打边跑,轻骑紧追不舍,将近一个月才终于到达了边界小镇。大梁的官府已经管不到这里,可是江左盟却仍然控制着此处。

“你们什么人!这是江左盟的境地不知道吗?”

徐安上前,“梅长苏的笔迹你可认得?”

盟里几人互相看了看,“你这鞑子说什么?”

徐安眯了眯眼睛,抬手起鞭,将人抽在马下,“有没有会说话的!”

终于从人后骑马上前来一人,微笑着说,“在下是这的堂主,您刚才说梅宗主的笔迹,我是识得的。”

徐安掏出锦囊,扔了过去。

那人看了眼梅长苏的通行手令,上有私章必做不得假,抬头问道,“兄弟怎么称呼?”

“安靼。”

“在下甘凉,请入城。”甘凉命人让开了道路,请徐安族人入城。

“安靼背后是有追兵?”

徐安看了眼甘凉,“正是。还敢让我们进城吗?”

甘凉笑道,“我可听不懂你是什么意思!我江左盟从不知怕字怎么写!”

徐安看到甘凉拱了拱手,手腕上银光一闪。

徐安认得那个。

那是赤焰军的手环。

徐安当着甘凉摸了摸手腕,“敢问,这桩旧事,如何了?”

甘凉看着徐安愣了愣,正要否认,被徐安截住了话头,“这手令是你们宗主写给我的,我自然知道他要干什么。”

甘凉想了下只说了句,“皇上下令重审,由太子殿下为主审,纪王、言侯协理。”

太子殿下……

分离太久,徐安突然听到“太子殿下”,只感觉头皮都麻了,呼吸突然就停滞了,他垂眼敛住紫眸,沉声道,“如此……就好……”

“大汗!追兵已至!”

“知道了!”徐安回身对甘凉说,“追我们的人到了。”

甘凉摩拳擦掌,“北渝骑兵?来得太好了!”

徐安笑了下,“你们是大梁人,你们不能出手。”

甘凉想了下,“这个好办,你引他们过来,只要他们的箭射过了界,我自会上报官府,北渝先行开战!”

 

58.

“殿下!前方奏报,北渝、北燕、南楚三方联合攻打我大梁边界!”

萧景琰看着手上的奏报,又拿起另外三份奏章,三天前霓凰郡主回报以整装迎敌,聂锋的奏报同时抵达,他们已到达大梁北燕边界,一天前,蒙挚大军回报到达大梁北渝边界。

“终于来了,”萧景琰挺直了脊背,“我大梁静候他们已久了!”

 

夕阳西下,徐安坐在城墙垛口上,握着片叶子,悠长地吹着。北调苍凉,北城风沙,城外便是刀光剑影,而他所望的方向,在他目不可及之处,金陵下了雨,萧景琰站在廊下,看着雨丝风骤,仿佛听见了千里之外的思念。

 

“阿大。”桑格叫了声。

徐安跳到城墙上看着桑格端着盘子跑了过来,“怎么了?”

“阿大,龟令烤了一只羊,我给你拿上来一块!”桑格举了起来。

“好!”徐安掐着桑格的腰将她举了起来放在垛口上,撕了块羊肉送进桑格嘴里,“好吃吗?”

桑格开心地点了点头,边嚼边说,“阿大,我今天捡到了这个。”将羊肉递给了徐安,蹭了蹭手,从怀里掏出了一根金簪。

徐安抬了抬眉毛,“你捡的?你从我枕头边拿得吧?”

“这是那天杀——”桑格顿了顿,“是那个吗?”

“是。”徐安点了点头,“快还给我。”

桑格仔细看了看,“这是什么?是针吗?”徐安摇了摇头,桑格拿在手里上下戳了戳,“是刀吗?”徐安笑了起来,桑格皱着眉头,“是什么啊!阿大~”

“你看梁人的头上带冠,这就是当中插着的簪子。”徐安把手里的盘子放在一遍,拿起金簪插在桑格的头发里。

桑格笑着说,“好看吗?”

“我们桑格怎么都好看。”

“那……那这个是给我的吧?”

徐安抽走了金簪,摇了摇头,“这可不是。”

“阿大!给我!”

“不给!”

“阿大!”

 

萧景琰回到寝宫,看见方远正命一群小太监翻箱倒柜,趴地上天的找着什么。

“方远,怎么了?”萧景琰边脱衣服边问。

“殿下恕罪,您有一套金冠上的簪子不见了,这……原本都是收得好好的,连钥匙都是徐公公亲手交给我的,奴才今天去取时才发现少了一根。”

萧景琰皱了皱眉,“原来是徐安收的?”

“是,徐公公交代这件殿下不喜欢了,要送回内廷司新做,奴才今天想起来去取时,才发现没有了。”

萧景琰看了眼金冠,是自己最喜欢的那套,他笑了下,“丢就丢了,去报内廷司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这冠留下,别动它。”

“是,殿下。”

 

59.

蒙挚军中大帐。

“报,将军,有吐谷浑部落首领安靼汗在外,言明归顺大梁!”传信兵奉上了锦囊一个。

蒙挚打开锦囊,展开其中纸条,上面有梅长苏的字迹与私章,蒙挚抬头看了眼梅长苏,梅长苏起身接过了蒙挚递来的纸条,看罢点了点头。

徐安被请入账内,看了眼蒙挚与梅长苏拱了拱手,“列位安好,在下安靼。”

蒙挚皱了皱眉,觉得这位大汗似乎有些面熟,梅长苏看着徐安的胡子不敢确认,却在徐安扭头看向他时,认出了他的眼睛。

原来是他。

“蒙将军,请即刻奏报殿下,吐谷浑来降。”

 

吐谷浑乃降部,徐安大多时候是不能进入大帐的,大小战役虽有参与却不能重用。然而吐谷浑人却也派出了自己的密探出去。

“大汗,探子回报,阔阔太子到了长安。”

徐安点了点头,想着如何回报蒙挚才能让自己带人杀进长安。

“安靼汗,将军有请!”

徐安笑了下,“好!”

 

进得账内,徐安愣了下,蒙挚与左右参将都头带着麻布条。

蒙挚道,“安靼汗,皇上有旨,下跪听封。”

徐安眨了眨眼睛,站立不跪。

“安靼,你既已投降,为何不跪!”

徐安依然站在账中,拱了拱手,“安靼听封。”

“安靼!”

“将军!”梅长苏在旁叫了声,然后走到徐安身边,“大汗,我军刚刚得到消息,先皇驾崩。”

徐安扭脸看着梅长苏,梅长苏看着他的眼睛点了下头,“封你的是原来的太子殿下,现在的新皇。”

徐安震惊地张了张嘴,“景……”

“正是。”梅长苏道。

徐安深吸了口气,撩袍下跪,俯身在地,“徐安接旨。”

“吐谷浑可汗安靼深明大义,朕心甚慰,特封安国公,编入蒙挚军下,待得胜归来,朕另有重用。”

蒙挚念完圣旨,看着徐安,“安国公,接旨谢恩。”

徐安闭眼皱了皱眉,“奴才谢恩。”

蒙挚愣了下,“安国公,您不必称奴才的。”

徐安仍不改口,蒙挚也就作罢,拿起桌上的锦囊,“安靼汗,这是随圣旨一道来的,指明交给安国公亲拆。”

徐安起身,接过了锦囊,深吸了口气,拆开了。

锦囊里并无书信,只是一段段的棕黄色如同草木的根茎。

徐安拿起一段,蒙挚看了眼,“这是什么?”

梅长苏抬眼看见,又看着徐安,徐安攥紧了拳头。

“小……苏先生,那是什么?”

“那是一味药材。”梅长苏起身看着徐安。


当归。


评论(70)

热度(47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