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邪顶峰

主要从事冷邪开发并生产工作

【徐靖】日暮金陵远。22。

好难过_(:зゝ∠)_好想咻地跳到最后一章……


51.

萧景琰见到梅长苏的时候就知道他一定要生气的。

梅长苏与萧景琰对坐,“殿下,没什么要跟苏某说得吗?”

萧景琰皱了皱眉,“怎么又是苏某?”

梅长苏哼了声,“不是苏某又是谁?殿下还把我当成兄弟吗?我对你来说不就是个谋士吗?”

“小殊。”

“殿下还记得我的名字?”梅长苏看着景琰,“你身边有北渝的人,你竟然瞒着我?那是北渝啊殿下!”

“我知道。”萧景琰微笑了下,“我这不是没事吗?”

“你为何不同我商量一下!”梅长苏看着他。

萧景琰静静地看着梅长苏,微笑着说,“小殊,之前没有你,那十三年我也过来了。”

梅长苏愣住了。

只这一句,他就看见了萧景琰在没有长兄、没有兄弟,受尽打压的日子里所有的凄风苦雨。

 

“不必担心,他已经归顺我了,我可以为他作保。”萧景琰说。

“你也太容易相信人了,万一他——”

“不会有那个万一的。”萧景琰拿着一本名册递给梅长苏,“名册我抄录一份给了蒙挚,已集结禁军和巡防营着手清除北渝奸细。”

梅长苏打开名册,“你确认这名册是真?”

萧景琰笑了下,“我并没有要求他献给我这个,他就算不给我,我也不能拿他怎么办。”

梅长苏皱了皱眉,“你怎么让他归顺的?你许他什么了?”

萧景琰尴尬地舔了舔嘴唇,梅长苏更加疑惑,“景琰?”

“我……保他和他部落子民的安全。”萧景琰说。

“部落?”梅长苏皱着眉,“吐谷浑?之前来刺杀你的刺客?你身边的北渝人是那个部落的?”

萧景琰点了点头,梅长苏瞪着眼睛,“他与你是国仇家恨,你也放心?”

“那刺客就是他除掉的。”

梅长苏难以置信,几乎气结到说不出话来,不知道该敬佩萧景琰的胆量,还是痛斥他的鲁莽。

 

“这些先暂且放下,”萧景琰看着梅长苏,“北方异动,北渝联络了北燕、南楚,恐会对我不利。”梅长苏睁了睁眼,萧景琰接着说,“可是现在我们都不能妄动,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影响我们的计划。”

梅长苏搓着衣襟仔细思索,萧景琰看着他,“小殊,我求你件东西。”

梅长苏抬眼看着他,“何物?”

“过你江左十四州的通行令。”

梅长苏皱着眉头,“通行令?你为何要这……你……江左盟通缉的那个人就是你身边的北渝刺客?你到底还瞒了我什么!”

萧景琰抿了抿唇,“你不是也瞒了我这么久……”

“萧——”梅长苏气得咳嗽了起来,景琰急忙起身,梅长苏摆了摆手喝了杯茶才压了下去。

 

“殿下。”徐安带着一名小太监,托着两套茶水和茶点进了殿。

萧景琰看着徐安,“怎么还两套啊?”

徐安看了眼景琰,“殿下的茶水中有温补的药材,与苏先生的不同。”

“补什么?”萧景琰端起来喝了口。

徐安轻声说,“让你喝你就喝,问什么?”

萧景琰瞪了眼徐安,捡了块榛子酥,突然看见梅长苏那里也有一盘,“徐安。”

徐安凑过来,景琰低声交代几句,徐安点了点头,过去将梅长苏前面的榛子酥撤了下去,回到景琰身边,“要不要给你留下?你这么爱吃?”

萧景琰瞪着徐安笑了下,徐安抿着唇笑了笑就退了出去。

梅长苏端着杯子,抬眼看着萧景琰与这个首领太监低声交谈,然后觉得眼睛有些疼。

 

“景琰,我这次来还有件事。”梅长苏严肃地看着萧景琰。

萧景琰正襟危坐,梅长苏说,“谢玉的死讯传到京城了。”

萧景琰深吸了口气,梅长苏点了下头,“终于到了。”

 

萧景琰将梅长苏送到宫门,看着他登车走远。

徐安跟了上来,萧景琰从袖内掏出一个锦囊交于徐安,徐安看了眼,“是什么?”

“自己看。”

江左盟从未有过通行令,梅长苏只得写了句“见信如晤,过州勿阻”然后盖了私章,还差一点被萧景琰一句“管用吗?”气到吐血。

徐安看着笑了笑,“我能过——”

“我知道,”萧景琰打断了徐安的话,“我自然知道你能进来就能出去,只是前途艰难,我不能让你腹背受敌。”萧景琰扬了扬下巴,“我说了要保你,既不能让你为国有害,也不能让任何人害你。”

徐安低头笑了下,“多谢殿下。”

萧景琰低头叹了口气,“你何时动身?”

“后日送你上朝。”徐安微笑着说,“你的大事,我无法相伴了。”

“你的前路,我也不能随你同去……只能想尽办法护你周全。”

徐安眯着眼睛笑着说,“足够了。”

 

52.

萧景琰看着铜镜里的徐安为自己梳头戴冠,整理仪容。萧景琰皱着眉头,一股酸涩梗在喉咙,一句话都说不出。

“殿下,”徐安沉声叫了句,“到时候了。”

萧景琰嗯了声,刚走出了几步,就回身直视着徐安,“徐安。”

“我在。”

萧景琰咽了咽嗓子,“我不管你是安靼汗还是什么山神的子民,你是我的人,我不许你死!”

徐安愣了下。

“无论你要什么,要兵马要粮草,只要你需要,就传信给我!”

“景琰……”

“你若是被俘,要城池要钱粮,我都去赎你!”

“景琰——”

“我不许你死,无论如何,你给我回来!”

“景琰!”徐安吼了声。

景琰终于停下了自己的话,痛苦地皱紧了眉头,盈满了泪望着徐安。

“这不是你要说的话,”徐安摇了摇头,“我的萧景琰是个光明磊落、一心为国的太子殿下,他不会被私情所累,更不会因为我做任何于国有害之事。”

萧景琰深吸了口气,忍下酸涩,点了点头。

“景琰,山高水长,不必等我。”徐安终于说出。

萧景琰咬了咬牙,扯出个笑容,一滴泪顺势掉落,“江湖辽远,不必念我。”

 

徐安看着萧景琰下了台阶,刚行了几步便回过头看着他,徐安拱手深深一躬。

萧景琰攥了攥拳头,转身离去。


评论(69)

热度(48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