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邪顶峰

主要从事冷邪开发并生产工作

【邪教徐靖】日暮金陵远。21。

开车,开一次少一次了,且坐且珍惜……嗯……


49.

萧景琰骑上马,“我先回宫,你照顾他吧。”

徐安点了下头。

萧景琰骑马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,勒回马头,看着门前的徐安。

夜月裹在云里,伸手不见五指。彼此只看得见对方的一个轮廓。

徐安却分明知道景琰要说何事,他微笑了下,“我天亮就回去。”

萧景琰再次夹马,出了巷口。

 

宫门已经下钥,萧景琰寻得禁军才回到了东宫。

进了书房,就扒开各地邸钞,寻找北方异动的蛛丝马迹。今夜过后,甄平必然会上报梅长苏,徐安的身份来历也就无法再隐藏了。如果北方先于他们起势,那就如同徐安说得一样,任何外事的变动,他们的大事都会受到影响。

徐安回宫时,果然看到书房还亮着烛火,他进殿看见萧景琰正撑着头小憩。徐安叹了口气,景琰走时他就知道这夜他必然难以成眠。

徐安的脚步从来就轻,并没有一片叶子落地的声音大,致使他靠近景琰时,景琰仍然没有警觉。

徐安轻托着景琰的头枕上自己的肩膀,一手扣着后背一手伸过腿弯,轻手轻脚地将景琰抱起,谁知刚一动景琰就醒了,半睁着眼,“到时辰了?”

“还早呢。”徐安轻声说。

景琰看着自己被徐安抱着,“放我下来!”

“摔不了,我能徒手撕一只羊,忘了?”徐安往上托了托。

景琰笑了下,环着徐安的脖子,“你才是羊。”

徐安往睡榻走去,“我是,你一口就能咬死我。”

景琰埋在徐安颈窝里低声笑了起来,张嘴咬了下徐安的颈子,徐安嘶了一声,景琰笑着也不松口,舌头碰了下那块皮肤,接着便松了牙关,舔吻起来。

徐安全身一僵,沉声叫他,“景琰……”

景琰舔到了徐安的耳后,吮着徐安的耳廓,徐安深吸了口气,紧了紧胳膊,景琰呵着热气,“还没到啊?”

“到哪儿?”徐安硬着脖子,愣着问他。

景琰抿着唇将笑意闷在嘴里,“你要抱我去哪?”

“哦!”徐安这才想起来,连忙绕到后殿,景琰看着他的侧脸,“徐公公,你也会脸红啊?”

徐安顿了下,咽了咽嗓子,才接着绕过珠帘帷帐走到了睡榻前,将景琰放下。萧景琰原本不是逗趣的人,只是难得看见徐安尴尬觉得有趣得紧,闷声笑得停不下来。

徐安无奈摇了摇头,帮景琰脱了外袍挂好,景琰看着徐安腰后的玉带扣,上前伸手摘下,腰带顿时松开被抽走。

徐安转身萧景琰,“殿下,不想睡了?”

萧景琰垂眼看着徐安的腰带,并不看他,说了句,“睡得够多了。”

徐安上前抓过自己的腰带扔在地下,“奴才遵旨。”


东宫听墙根入场券

评论(57)

热度(43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