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邪顶峰

主要从事冷邪开发并生产工作

【邪教徐靖】日暮金陵远。19。

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文我快吐血了……


44.

“呼……”

景琰松开了牙关,趴在睡榻上喘气,徐安趴在景琰背上,看了看自己的手臂,喘着气说,“真狠哪……”

景琰笑了下,“你白日宣淫还好意思说我!”

“我是让你别喊,谁让你咬我。”徐安咬了下景琰的耳垂。

景琰拉过了徐安的胳膊,抹了下沾着自己口水的牙印,“给你盖个印。”

徐安笑了出来,“如朕亲临?”

景琰低声说,“景琰所属。”

“不是太子所属?”徐安撑起身体。

景琰翻了个身看着他,“不是太子,是景琰。”

徐安低头想要亲吻景琰,景琰挡着了徐安的嘴,抬着眉毛,“现在是太子了。”

徐安皱了皱眉,景琰将他推远,“我说了我午后要见朝臣,再不起我迟了。”

 

沈大人前几日一直在担心太子殿下一天比一天颜容憔悴,怕是生了什么大病。今日看来,脸色虽然还是不好,精神却好了许多。

“殿下要好生保重,臣等忧心忡忡,大梁还要指望殿下啊。”沈大人拱手告辞。

景琰起身相送,身形却顿了顿,沈大人惊道,“殿下!”

殿外立刻冲进一人走到近前,“殿下?”

景琰抬头看着刚进来的徐安,“无妨。”对沈大人说,“沈大人不用担心,本宫明白。徐安,代我送沈大人。”

“是,殿下。”

 

朝臣一拨一拨的来,景琰的午膳推到晚上还没用,徐安看着仍然在着笔写字的景琰说,“你写个‘今日免幸’让我挂出去,这样怎么受得了!”

景琰顺手就把手里的笔扔了过去,徐安一下夹在手里,景琰瞪着他,“是谁让我来不及吃饭的?”景琰拍了下桌子,“把笔还给我!”

徐安实在头疼,只能多上些茶点让景琰先垫着。送走了最后的一拨人,又怕天晚积食,只得喝了些白粥简单的吃了。

 

晚上景琰沐浴,热水蒸腾过后身上的红痕却更明显了,腰上还有一处被徐安抓出的手印泛着青,景琰侧头看了眼侧腰,捏着徐安的脸,“到底谁下手狠,嗯?自己看!”

徐安歪着头看着景琰的臀缝,舔了舔嘴唇,景琰裹着睡袍,“看哪呢!”

徐安低头笑了下,“我以后当心。”

 

景琰靠着床头看书,徐安按揉着景琰大腿上仍然酸痛的地方,抬头看了眼,“殿下?”

景琰没答话,徐安伸手将书拿下来,景琰果然是脸红耳热,正用书挡着脸,被徐安拿走了书,便将脸扭过去。

徐安看着景琰,认真地说,“你若是实在过不去,我不再勉强你就是了。”

“我不是……”景琰脱口而出,张了张嘴,“我也算是习武之人,身子差成这样,还要你……我觉得丢脸。”

徐安的手滑到大腿根部,低头笑了下,“不是就好。”景琰蹬了下徐安,徐安抬头一本正经地说,“习武讲究冬练三九夏练三伏,这也一样,多练习就好了。”

景琰抬头瞪着徐安,突然抽了口气,“徐安你按哪呢!”

“嘘……”徐安伸着手指挡在唇上,“殿下,夜深了。”

“你——”景琰刚要说话,被徐安以吻封缄,压在床上。

 

45.

萧景琰原本并不耽于享乐,可正值血气方刚之时,徐安又是他的贴身随侍,整日耳鬓厮磨,让他有时想起就脸红耳热。让他也意外的是他并不排斥跟徐安亲热,以往景琰总是觉得床帏间事有惑乱宫闱之嫌,自己尽力避免沉溺期间,可是徐安却总是让他感到充盈的温暖而不仅仅是肉体的欢愉。

虽然看见徐安神清气爽自己腰酸腿疼的时候还是很想扒了他的皮。

 

晚上折腾得晚了,午后萧景琰就困得睁不开眼了,徐安扶他歇下正要离开,却发现衣袂被景琰抓在手里,徐安扯了扯衣服景琰竟然抓得愈紧了,徐安笑了下,“不是累了吗?”

景琰闭着眼睛说,“你知道汉帝刘欣与宠臣同眠,他起身的时候发现宠臣压着了他的袖子,他做了什么?”

徐安抬了抬眉毛,“他把宠臣杀了?”

景琰睁眼瞪着徐安,“我现在想杀你,”说着松开了衣角,“快滚!”

徐安低声笑了笑,“奴才跟董贤可比不了,殿下过奖了。”

景琰闭上眼睛笑了笑,徐安轻声说,“景琰,我出宫一趟。”

景琰看着他,“要帮手吗?”徐安摇了摇头,景琰闭上了眼睛,徐安起身要走,听到背后说了声,“早点回来。”

“是,殿下。”

 

徐安过了子时才回到东宫,看到书房还亮着,进门发现景琰撑着头在书房闭目养神。徐安走到近前,掏出怀里的册子放在桌上,席地坐下撑着下巴仰头看太子殿下睡觉。

太子殿下长出一口气,睫毛抖了抖慢慢睁开眼,就落入了徐安的紫眸里。

景琰微微弯了弯嘴角,“回来了?”

徐安点了下头,看了眼桌上,景琰拿起册子,“你就去干这个了?”

“应该没有了。”徐安回了声。

“什么没有——”景琰边说边翻开了册子,“这是……”

北渝在金陵的眼线,人数不多但是隐藏地颇深,让人难以察觉。

景琰想了想问徐安,“这里有你的人吗?”

徐安叹了口气,“有我部的人,但是不是我的人。”

“那你想我怎么办?”景琰看着徐安。

“能活命就活命吧。”

景琰合上名单,“好。”

“景琰,”徐安抬头看着景琰,“北边不稳,北渝有异动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我听说北渝太子派人去了北燕、南楚,恐怕没那么简单。”

景琰大惊站起身看着他,“他们要联手攻打大梁吗?”

徐安站起身,“我已让人去查了。”徐安弯了弯嘴角,“你的大事不能停手,外局一乱你们的经营都会跟着乱了,外面的事有我,放心。”


评论(45)

热度(44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