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邪顶峰

主要从事冷邪开发并生产工作

【邪教徐靖】日暮金陵远。18。

我从来都觉得最虐狗的不是开车,而开完车以后两个人在车上腻歪……本章暴击我自己1W点……写着都一脸血……


42.

萧景琰醒来的时候刚刚破晓,他翻了个身觉得不太对,摸了摸床铺都凉了。景琰坐起身觉得腰都要断了,大腿内侧又酸又痛,更不要说身后那个要命的地方。萧景琰按着床铺喘气,下个床都要蹭到床边才能下得去。

昨晚徐安端来热水时他已经印象很模糊了,至于之后怎么擦身怎么换了睡袍就更是什么都不知道。他唯一知道的是,这是他这些日子以来睡得最好的一次。

 

大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的,景琰走到外殿,便听到庭院里有人声,他走过去才看见,是徐安正在跟佛牙打架。

佛牙死死把徐安压在地上,爪子按着徐安的肩膀,嗓子发着隆隆的声响。可被压在下面的徐安一脚蹬开了佛牙,一人一狗在草地上抱着滚了几圈,又分开对峙起来。佛牙的鼻子动了动,向着萧景琰冲了过来。

景琰微笑着摸着佛牙的头,“又滚了一身水!”

徐安看见佛牙跑了,跟着看过去才发现台阶上站着的萧景琰。他大步走了过来,“起来怎么不叫我?”徐安拍拍佛牙,“去!”佛牙蹭着萧景琰的腿,徐安瞪着眼,“走!”佛牙哼了一声,晃晃脑袋,自己跑去庭院中扑腾。

景琰看着佛牙落寞的背影,抬了抬眉毛,“也不知道到底谁才是主人,我叫他都没这么听话。”

徐安弯着嘴角笑了下,景琰看着他光着上身也是滚了一身泥水,轻笑了声,“也对,是你兄弟嘛,当然听你的。”

徐安眨眨眼睛,低头笑了下,“它听我的,我听你的,你不吃亏。”

景琰抿着嘴唇笑了笑,瞥了眼徐安的肩膀,“这是怎么了?”抬手去按,却发现徐安肩上的伤口跟自己的指甲正相称,他连忙收回了手,看了眼徐安,徐安正盯着萧景琰嘴角带着笑意。

萧景琰脸上一阵热,“要……要紧吗?”

“有什么要紧的,”徐安低声说,“背上还有好多呢。”

萧景琰低头尴尬地清了清嗓子,“我……以后会当心……”

徐安低头笑得肩膀抖起来,景琰瞪着他,“笑什么!”

徐安摇了摇头,“听你说还有以后我高兴。”

景琰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,忍了几忍想拂袖而去的冲动,抬眼看着徐安,“自当是有以后的,你以为我是什么人?热血冲昏了头,毫无担当,敢做不敢认吗?”

徐安张了张唇刚要上前,却想起自己一身是泥,“我去洗洗。”转身要走,却被景琰一把拉住,轻吻在唇上。

徐安睁大了眼睛,看着景琰如蜻蜓点水一样吻了自己一下又离开,抹了抹唇,全是泥水,景琰抬眼看着他,“快去吧。”

 

43.

萧景琰坐也不是站也不是,只能躺回了睡榻上,看见徐安回来还是穿着首领太监的服饰,突然想到,“你前几日去哪里了?”

徐安看了眼景琰没有回话,景琰皱了皱眉,“怎么现在还不信我?”

“我怎会不信你,只是还没办好,不想告诉你。”徐安温言说,“再安心等几日,我不会骗你。”

“这我知道,”景琰皱着眉头按着后腰,“那……你还走吗?”

徐安搓了搓手,上前按在景琰的腰上慢慢按揉,“我不走。”

手心源源不断地热气推进身体,将萧景琰的酸痛慢慢揉开,徐安坐得极近,近得景琰可以感到他的呼吸吹在耳边,景琰向前枕在徐安的肩膀上,闭起眼睛,“徐安。”

“嗯?”

“你说过我要告诉你你会听,是吗?”

徐安的手停了下又接着按,“你说吧,我听着。”

 

萧景琰慢慢跟徐安讲着他一生最重要的一件事,平静地像是他根本没有为这件事哭过痛过,像是他的兄长没有含冤惨死,他的挚友没有背负着七万忠魂从地狱归来。

徐安静静地聆听,没有评论和恼怒,仿佛他根本没有听到,他只在景琰快要说不下去的时候,抚着景琰的背,低声叫他,“景琰。”只是这样就能给予景琰力量。

 

“此事近日必会完成,”萧景琰看着徐安,“一旦完成,我会遵守承诺,借兵给你去巩固你的部落。”徐安抬眼看着他,萧景琰说,“我说了,我会安顿好你的族人让你没有后顾之忧。我说出的每个字都是我心里所想,我从来信义为先,还望你陪我过了这一段日子,我必会助你。”

徐安面如平湖心内却已波涛汹涌,这个人如此光明正直,如此忠肝义胆,而心里竟然是念着他的。

萧景琰被徐安看得脸都红了,“看什么!说句话!”

“我想睡你。”

萧景琰瞪着徐安,“你说什么!”

“我——”

景琰立刻捂着了徐安的嘴,“闭嘴!胡说什么!”

徐安摇了摇头,景琰瞪着徐安的眼睛,幽深的眸子里像是有着炽热的火,景琰感觉到手心里被徐安舔了一道,景琰深吸了口气,被徐安看得口干舌燥,他咽了咽,松开了手,抚着徐安的脸颊。徐安凑得更近了些,鼻尖蹭着景琰的鼻尖,景琰轻声说,“我午后要见朝臣。”

“我记得。”徐安侧了侧头,贴着景琰的唇瓣,“天快亮了,殿下低声些。”


评论(52)

热度(46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