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邪顶峰

主要从事冷邪开发并生产工作

【徐靖】日暮金陵远。16。

那个……我……可能……卡肉了……



39.

徐安一手搂着萧景琰的脑后,一手捧着他的脸颊,吻他的嘴唇。

萧景琰整个人都愣住了,脑袋嗡地就大了,连呼吸都停住了。

他瞪大了眼睛却看不见。世界仿佛突然变亮了,就像是在正午时遥望天空的太阳,让他盲目,看不清周围的一切,只有一片光华灿烂。

当光芒退了下去,他才看清眼前的人,正哭笑不得地看着他,“殿下,吸气,你快憋死自己了!”

萧景琰深深地吸了口气,继而瞪着徐安,“你干什么!”

徐安抹了抹嘴唇,“很早就想知道是什么味了。”

萧景琰一听,抬手就要打过去,徐安闭了闭眼等着那巴掌打下来,可等了许久却迟迟没有动静,他睁眼一看,萧景琰的手就一直举着根本没动。

萧景琰看着他,“很早是多早?”

徐安看了眼萧景琰,接着垂下眼,“比你早。”

萧景琰一怒之下扇了过去,徐安没有防备一巴掌打在脸上,生疼生疼的,他捂着脸说,“嘶……消气了吗?”

“没有!”萧景琰抬手一指,“滚!”

徐安看了看萧景琰,萧景琰转过身,徐安重重地叹了口气走了。

萧景琰气得坐在睡榻上,只恨自己不能暴打徐安一顿,可扭头一看徐安却真的走了。萧景琰一愣,起身大步走到前殿,徐安果然已经不在,刚要去拉殿门,却发现殿门已经上了闩,关得好好的。

萧景琰咬了咬牙紧抿着嘴唇转过身,徐安正靠着柱子,坏笑着看着他。

“殿下不是让我滚吗?还亲自出来看看我到底滚了没有?”徐安抬了抬眉毛。

萧景琰斜了斜眼,假笑了一下,“徐公公,本宫多日不见你,想与你送份大礼。”说着慢慢走近。

“殿下想送什么?”徐安微笑着说。

萧景琰走到兰锜边拿起佩剑,“送你三刀六个洞!徐公公可要收好!”

萧景琰举剑便刺了过来,徐安一惊急忙躲闪,萧景琰步步紧逼,徐安疾步退让,一剑挥去,徐安仰面避过翻身退开,萧景琰哪肯让他这样容易就躲了过去,拿出战场杀敌的气势非要同徐安决一死战。徐安既不能还手又不能反击,只剩下向后躲。

“徐安!你躲什么!来与我一战!”萧景琰瞪着徐安。

徐安站在景琰剑尖之前,“果真要一战?”

“那是自然!”景琰举着剑对准他。

徐安弯着嘴角,低沉诡秘地笑了下,“好。”

话音未落,徐安抬手重重地击打剑身,剑身龙吟作响,震动顺着剑身传到了景琰的手上,景琰手上一麻,萧景琰一个身经百战的前线将军竟会承不住这力道,可见其猛。

再看徐安已经不见了踪影,萧景琰忽觉背后有人拽上外袍衣领,使了巧劲将景琰的外袍脱了下来缠住双臂,接着起手敲在手臂上,景琰手上剑已脱手,徐安伸脚将剑踢向殿内角落。

一气呵成,行云流水。

当景琰反应过来时,双臂已被徐安缠在外袍里,动弹不得。

 

徐安在景琰耳边低声笑了下,“你输了。”

“徐安!”萧景琰扭头瞪着他。

“殿下这是输了又不想认啊?”徐安歪着头看着景琰。

“放开我!”萧景琰吼了声。

徐安摇了摇头,“我还能伤你吗?”说着手松开,帮着萧景琰把外袍脱了下来。

萧景琰转身瞪着他,“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,你可知我过得什么日子!”

徐安低了低头,“你要是真的气我,我不动了,你来吧,任你砍几刀都好。”

“难道我会真的砍吗!”萧景琰别过头,“你不忍伤我,难道我就舍得?”

徐安抬眼看着萧景琰,上下打量,咽了咽嗓子,景琰见他不回答,回头见他望着自己,“看什么?”

“看你。”徐安又走近了些,几乎贴着景琰轻声说,“看你怎么这样傻?我都说了不值得,我不配。”

萧景琰垂着目光,脸上有些烧,“人生在世哪能考虑那么多值不值得,我是听从我的心罢了。”他抬眼看着徐安,“那你为何不杀我,刺杀我不是你的任务吗?杀了我对你来说是最值得的事!”

徐安张了张唇,又抿在一起,景琰看着他,“你自己都答不上来,还问我。”

徐安笑了下,“殿下说得是!”

“还叫殿下!”萧景琰别过脸,“我在你面前哪还像个殿下!”

“你永远都是我的殿下。”徐安抚上萧景琰的脸颊,“你先是我的殿下,才是我的景琰。”

 

40.

萧景琰怔住了。

他呆立着看着徐安,看着徐安缓缓靠近再一次吻上他。景琰微张开嘴,徐安的舌慢慢地伸入,轻轻吸着他的嘴唇,舔着他的牙关,景琰的舌缓慢地从牙关后伸了出来,触碰到了徐安的舌,他深吸了口气,抬手抓着了徐安湿透的衣衫。徐安搂过了景琰的腰身,另一手捧着他的脸,将吻加深。

舌与舌的交缠共舞、吮吸舔咬,让呼吸粗重而凌乱,徐安的力气慢慢大了起来,景琰向后退了一步,徐安就上前一步,紧紧贴着他缠着他,不让他有一丝逃跑的机会。

景琰哼了一声推了推徐安,徐安搂着景琰的腰臀,双臂用力将景琰托了起来,景琰离开了徐安的嘴唇,又惊诧又头晕,看着他说,“干什么?”

“腿分开。”徐安示意了一下。

“你说什么!”景琰向下看着徐安。

“夹着我。”徐安弯着嘴角说,“你太高了,这样太沉了。”

景琰抬起手,“你再说一遍试试!”

徐安笑了下,手上捏了下景琰的臀瓣,景琰叫了声,一把扶着了徐安的肩膀,脸立刻红透了,徐安抱着景琰往后殿走去。

“徐安,你干什么!放开我!”景琰有些惊慌地看着他。

“你觉得我要干什么?”徐安将景琰放在睡榻前,推着他让他坐下。景琰看着徐安的眼睛,紫色越来越深,目光却越来越凶狠,嘴角仍然带着笑,“都是男的,你看不出来?”

景琰咽了咽,“我们发乎情、止乎礼,你……”

徐安突然笑了出来,“萧景琰,我再跟你说一遍我是异族人,我可不听你们那套。”他弯下腰靠近了景琰,“我给你机会让你走的,是你自己非要闯进来,可不要怪我不客气!”

谁料景琰看着徐安却笑了出来,“以为我是三岁孩子,还会被你吓到?”景琰拍了拍徐安的脸,“我可比你大!”

“是吗?”徐安攥着景琰的手腕,“让我看看?”说着如饿虎扑食一般,将萧景琰压在塌上。

 

徐安甚至是撕咬着景琰的唇瓣,手指灵活地解开腰封和一层一层的服饰,终于将萧景琰严严实实的领口抓开,徐安离开了景琰的嘴唇,喘着气拉开了景琰的衣衫,低头咬在了颈窝处。萧景琰惊呼了出来,连忙捂上了嘴,徐安的手伸进衣衫下,抚上了景琰的皮肤,景琰深吸了口气,终是轻哼了出来。

“景琰……”徐安的舌尖舔舐着自己咬出的印子,沉声叫着。

景琰抓着徐安的肩膀,翻过身来将徐安压在身下,骑在徐安的腰上,“想压我?你好大胆子!”

徐安仰视着萧景琰笑了出来,摸上景琰的大腿,隔着裤子慢慢摩挲着,景琰被他摸的头皮发麻,抓着徐安的手按在他的脸侧,徐安只是笑着看着他,景琰吼了声,“笑什么!”

本来被景琰抓着手腕的徐安不知怎样转了转就抓上了景琰的手腕,腿上用劲直接把景琰掀了起来向后倒去,徐安猛地看见背后睡榻的隔挡,连忙上前抱着景琰的脖子,用手护着他的后脑。

景琰躺在了徐安的怀里,枕在徐安的手上,徐安闷哼了声,低声问他,“没事吧?”

“你没事吧?”景琰起身拿过他的手仔细看,“碰着就碰着了,我也不是受不了,你也不至于这么护着……”景琰越说越觉得脸上烧的厉害,但心里却是暖的。

“算了,跟你动武还得防着不能伤了你,”徐安低头清了清嗓子,“你要在上面就在上面吧。”

景琰抬眼看着徐安,徐安低着头看着别处脸有些红,景琰眨着眼睛突然有种鼻酸的感觉,徐安回头看他,连忙惊慌地抚上他的脸,“怎么又要哭?我不跟你争,你想怎么样都好。”

景琰喊了声,“谁哭了!”喘了口气,“你——”却不知说什么好,徐安歪了歪头疑惑地看着他,景琰叹了口气,拽着徐安的衣衫,“你要是让我疼,我就诛你九族!”

评论(55)

热度(48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