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邪顶峰

主要从事冷邪开发并生产工作

【徐靖】日暮金陵远。14。

正文还没睡到,大家别误会了。


33.

夜深之后,船老大将船靠了岸,萧景琰大手一挥,“付钱。”

徐安斜眼看着景琰,景琰皱了皱眉,“本宫何时身上带过钱?”景琰歪了歪头,“这不是你首领太监的责任吗?”

“殿下,你先自己站好,我才能给人家付!”徐安扶着他。

萧景琰从小受祁王教导克己受礼,时刻不忘天家威严,虽是饮酒也不可过量,以免有失体统。然而今日,从私自出宫开始,他便已不是他自己了,索性抛开了一切繁文缛节,一坛酒就着忐忑不安、纷乱不定、孤独萧索一饮而尽。

 

徐安背着萧景琰,两匹马跟在后面慢慢走着。

萧景琰枕在徐安肩上轻声说着什么,徐安也听不真切,只是静静听他念叨。

“你们都走……”萧景琰呵着酒气,“只剩下我……”

徐安侧脸看了下萧景琰,委屈地抿着嘴唇,徐安想了想,弯着嘴角说,“又要哭了?”

“谁哭了!你才哭!”萧景琰睁了睁眼,“本宫要把你送到芷萝宫!”

徐安抬了抬眉毛,“芷萝宫?你没说错吧?”

“没有!”萧景琰伸手扯着徐安的耳朵,“因为你害怕母妃,我要让母妃好好教训你!”

“打不过就要娘亲来,还说不是小孩?”徐安侧头躲着萧景琰的手,“你别动,掉下来了!”

萧景琰紧了紧胳膊,“祁王兄就这么背过我,”笑了笑,“然后我背过小殊,小殊背过霓凰……”

徐安皱了皱眉,沉声说,“那你知道现在背你的是谁吗?”

“化成灰我都认得……”萧景琰枕着肩膀,看着徐安的侧脸,“佛牙……”

徐安瞪了瞪眼睛,侧脸看着景琰,景琰埋在身后就笑了起来,徐安说了句,“你要酒醒了就自己下来走!你是觉得你很轻是吗!”

萧景琰枕着肩膀摇了摇头,“不下!”

徐安“嘶”地吸了口凉气,侧脸看了眼萧景琰枕在肩上睡着了,向上托了托,往家走去。

 

把萧景琰放在床上,服侍就寝都是一直做惯了的,萧景琰已睡得不省人事倒也听话,掖在薄被下就不动了。徐安看了看天色,拉了条凳子,靠着床架闭目养神。

萧景琰被拉起来的时候,头疼地要裂开了,“徐安你是不是不想活了!”

“殿下,以后再喝酒前先想想第二日是否要早朝。”徐安摇了摇头,端过了汤药,“喝了。”

“这是何物?”萧景琰接了过来。

“毒药。”徐安蹲下给他穿鞋。

萧景琰起床气正大着,蹬了下徐安,徐安握着他的脚抬头看了眼,萧景琰瞪了他一眼屏着气把药喝了,“醒酒汤就说醒酒汤,说什么毒药,生怕我不知道你是来杀我的!”

徐安笑了下,“不说毒药,怕你不喝。”拧了把手巾,递给他。

“你!”萧景琰瞪了瞪眼,接过手巾擦了擦脸,“现在什么时候了?”

“你快马加鞭回去换上朝服刚好到时候上朝。”徐安接过了手巾扔在旁边,拿过了外袍给景琰穿上。

萧景琰看了眼为自己整理的徐安,有些脸红,徐安笑了下,“知道难为情了?”

萧景琰难得好气地说,“多谢你。”

“就是这个命。”徐安为景琰绑好了腰封,抬眼看着他。

 

眼前的徐安洒脱又温情,萧景琰突然想起昨夜他眼前的徐安,翩若惊鸿,矫若游龙。

萧景琰的心又开始跳了起来,这次是实实在在,没有酒力催发下的跳。跳得呼吸都抖了起来。萧景琰咽了咽,连忙错开了目光,生怕会泄露什么天机。

 

“你不跟我回去?”萧景琰问。徐安没说话,萧景琰皱着眉忙问,“你真的不跟我回去?”

“你慌什么?”徐安疑惑地看着他,“我当然回去,只是不跟你一路走,骑马太慢了。”

萧景琰刚点了下头,又看向他,“那你怎么——”

徐安手指挡在唇上,微笑了下,“我在东宫等你。”

萧景琰瞪着徐安笑了出来,徐安推了他一下,“快走吧。”

 

34.

萧景琰进了东宫看到换好衣服的徐安,真是又生气又好笑,徐安却一直面带笑容又奸又滑看着就想撕开他的脸。

他想看徐安对他真实的情感,不论是恨还是恶。

 

“徐安,你……你有什么想知道的,皆可问我。”萧景琰说。

徐安转到他身后忙着更换朝服,没有回答。萧景琰转身看着他,徐安瞪着他,“转过去!”

萧景琰竟然愣了下,乖乖地转了过去,徐安暗笑了下,为他穿戴整齐,“你若想说,我就听着,你不想说,我也不想知道。人都死了,说什么都没用。”

萧景琰奇怪地看着徐安,“你……竟然如此看淡,那不是你的亲族吗?”

徐安皱了皱眉,“那你是真想我杀了你?还是杀了你父皇?”

萧景琰被堵得张口结舌,徐安摇了摇头,“即使如此,于我和我的族人何益?他们既不会活过来,也不会活得更好。”

萧景琰垂着眼,“如果你的族人在大梁,我也可帮你一把。”

徐安一听,抬眼看着萧景琰,“此话当真?”

“自然是真。”萧景琰看着他。

徐安盯着萧景琰目不转睛,景琰以为他不信,伸出手来,“我可与你击掌为誓,我定会善待你的族人。”

徐安走近,伸手与萧景琰对击三下,萧景琰微笑看着他,徐安弯了弯嘴角,“殿下,你要迟了。”

 

萧景琰下了东宫的台阶,走了几步却停下来回头看了眼,徐安正站在台阶上望着他,看他回头以为他忘了什么,疾步下了台阶走近,“殿下,忘了什么?”

萧景琰突然不知说什么,徐安凑近了低声问,“怎么了?”

景琰咽了咽,“你可是一直都这样看着我吗?这些日子都是?”

徐安看着景琰,眨了下眼睛,微笑了下,“我自然是一直看着殿下的。”

萧景琰突然热气上涌,胡乱说了句,“有劳了。”便转身走了。

 

徐安站在身后,看着萧景琰渐行渐远,皱了皱眉,“萧景琰……”

 

35.

萧景琰到了傍晚才回了东宫,迎门的不是徐安,萧景琰问了句,“徐安呢?”

“徐公公被芷萝宫的姐姐叫去了,殿下。”

萧景琰一听就笑了下,“正是,昨日过节未向母妃问安,本宫也要去一次。”刚转过身,便看见徐安已经进了宫门,萧景琰便在台阶上等着他,徐安走近了施礼,萧景琰点了点头进了殿。

“还以为我又得去救你呢!”萧景琰笑着说。

徐安笑了下没作声,把景琰的朝服挂好,景琰看着他,“我母妃骂你了?”

徐安连忙说,“娘娘宅心仁厚,怎么会骂奴才?”说完便笑了下,就是萧景琰最不喜欢看到的笑。

萧景琰愣了下,点了点头,“去书房吧。”

 

夜里徐安照例端来了点心与养生茶,景琰边吃边说,“你也坐下吃吧。”

“奴才不敢。”

“又没别人。”景琰抬头笑着说,“你又不是没吃过。”

“奴才不敢。”

萧景琰皱了皱眉,“这又是怎么了?一口一个奴才,我又没让你这样。”

徐安顿了顿,“那是殿下仁慈,奴才不敢造次。”

“徐安?”

徐安撩衣跪下,萧景琰瞪大了眼睛,“你干什么?”

“殿下训示,自然要跪。”

萧景琰皱着眉,像是突然有人在心上咬下了一块,“你……”

萧景琰看着徐安伏在脚下,他闭了闭眼睛,“你下去吧……”

“是……”

 

一连三天,徐安的话越来越少,不管萧景琰说什么,刁难还是胡闹,徐安都是公事公办的样子,不再发火不再皱眉不再大笑。

永远都是一副没有温度不知冷暖的笑容。

 

萧景琰躺在床帏里,外面便是值夜的徐安,以往他就寝都是倒头就睡,可是今天他听着床帏外的声音,徐安备好明日的穿戴、压灭了几根烛火,挪动凳子,便没有了声音。

萧景琰仔细听了听,仍然没有动静,连呼吸声都没有。萧景琰拉开了床帏,看见徐安坐在凳子上回头看着他,“殿下有事?”

萧景琰张了张嘴,“无事。你在这我睡不着。”

徐安点了点头,“奴才知道了。”掖好了床帏,出了殿门。

萧景琰听着远远的殿门关上,听不见了徐安的动静,他翻来覆去更是睡不着,心里像揣了只佛牙一样横冲直撞的左右乱咬。萧景琰坐了起来,掀开床帏下床,左右看了眼,抽出佩剑,拉开了殿门。

徐安坐在殿门前的台阶上,听见动静回头看,景琰正举剑对着他,“陪我练剑。”

话音未落便刺了过来,徐安急忙躲闪,景琰左劈右砍,直指要害,徐安腾挪闪避,却也难伤到他。徐安闪过了剑尖,翻身到景琰背后,景琰回身再刺,徐安不敌被景琰剑势逼退,倒在地上。

“殿下武功高强——”

“闭嘴!”景琰用剑指着他,“若你今后只能对我说这种话,那你还是不要再跟我说话了!”

徐安眨了眨眼,沉默不语。

萧景琰忍着鼻酸,怒视着徐安,“你为何如此?”

徐安看着景琰的眼睛,没有回答。

“为何如此!”萧景琰低吼了声。

“殿下……”

“若这是你最后一次跟我倾心交谈,我想听真话!”萧景琰收剑站开。

徐安站了起来,萧景琰面对着他,愤怒不解,徐安刚要张嘴,萧景琰立刻说了句,“徐安,你若说谎,我看得见。”

徐安叹了口气,声音沉了下来,“殿下,我是来刺杀你的人。”

“我知道,可你又没伤我,为何又提?”景琰说。

徐安闭了闭眼,“我不值得殿下的情意。”

萧景琰犹如五雷轰顶,愣在当场。

“殿下只是习惯了徐安的服侍,误以为徐安善良可靠,”徐安皱着眉,“可我是杀手,我是你最厌恶的人,这是永远没法改变的。”

萧景琰往后退了几步,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……”

徐安没有回答,只是静静地看着萧景琰,萧景琰瞪大了眼睛,喘着粗气,他觉得周围的空气像是都被徐安吸走了。

“殿下正直纯善,有什么心事都藏不住,尤其对我这种心思诡秘的人。”

萧景琰扔下了手里的剑,扭头上了台阶,他现在脑子里已经纠缠成了一团麻,他不能再面对徐安。

“殿下!”

萧景琰停了下。

“我明日休沐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后日也休。”

萧景琰转身看着他,“你要休到何时?”

“休到殿下心里不慌的时候。”

“你要走吗?”

“不走。”

萧景琰转身答了句,“知道了。”


评论(56)

热度(45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