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邪顶峰

主要从事冷邪开发并生产工作

【邪教】日暮金陵远。13。

【捂脸】终于等到你,还好没放弃~╮(╯▽╰)╭

29.
徐安抬头看了看天,“你这会出来午饭用了吗?”
萧景琰急吼吼地奔出宫城,生怕晚到会逮不住徐安一样,可这会空闲下来就开始觉得饿了。他没说话,就抬眼看着徐安。
徐安笑了下,“那你跑出来干什么?”徐安拽下肩上的湿布,回身扔进水盆,“等着我穿了衣服给你做。”说着进了左边厢房。
萧景琰起身看了看徐安的房子,正对着大门的是堂屋,左边厢房右边厨房,倒也清净。徐安不一会就出了厢房,只单穿着粗布的外衣敞着怀,腰里随意扎一下,头发也就随意束着搭在左肩上,挽了挽袖子说,“这里不比宫里材料齐全,做成什么样你就什么样吃,知道吗?”
萧景琰皱了皱眉,“你这是什么口气?怎么跟本宫说话呢!”
徐安瞥了景琰一眼,“这是在宫里吗?东宫那是你家当然听你的,这是我家当然听我的!”
萧景琰张了张嘴,瞪着他不知该说什么好,“徐安!”
徐安钻进厨房去,不听萧景琰的咆哮。

萧景琰把椅子搬到树下看院子里不时飞来的蝴蝶和蜜蜂,耳边还能听到远处街上的人群嬉闹声,厨房里不时传来徐安揉面切菜的声音,萧景琰走到厨房门外看着徐安,徐安说了句,“看什么,站远点。”
萧景琰难得好声地说,“怎么了?”
“君子远庖厨,没听过吗?”
“那你不是君子?”
徐安抬头看着景琰笑,“我是异族人,不听你们那套。站远点,挡光。”

30.
吃饱喝足之后,萧景琰想去城外骑马,徐安的眼睛亮了亮,萧景琰笑了下,“你也很久没有骑马了吧?”
二人去巡防营要了匹好马出来,徐安摸着马就不想撒手,嘴里咕咕噜噜说着萧景琰听不懂的话,萧景琰看着他的神态笑了下,“出城!”
出了城放马恣意地跑上一段,萧景琰回头看了眼徐安,“赛马!我不信跳高跳不过你,赛马也比不过你!”
“好!”徐安喊了声,“输了你可别哭!”
收紧缰绳,勒马长嘶,二人大喝一声,放马奔驰而去。

以河边为界,二人纵马飞驰竟是不分先后地同时到了,萧景琰下了马,拿出马鞍中的水袋喝水,徐安拍了拍马指了指河边让它们一起去喝水。萧景琰喝过了又递给徐安,徐安看了眼,接过说了声,“多谢殿下。”
“这又不是宫里,叫什么殿下。”萧景琰瞥了他一眼,“你那‘殿下’里也没有几分诚意。”
“我——”徐安笑了下,“那你让我怎么叫?”
“我没名字吗?”
徐安皱了皱眉,“我不记得了,你叫……萧,景桓?”
“那是誉——”
“哦,是景宣!”
“徐安!”
徐安大笑了起来,歪着头看着萧景琰气得瞪着他,他才走到景琰面前,微笑着叫了声,“景琰。”

萧景琰坐在凉亭中看着河水波光,两匹马走走停停地在河边吃草,徐安坐在台阶上吹叶子,每当这个时候,他的眼睛就迷蒙一片,只看到一片紫雾,根本看不到他在想什么。
“徐安。”景琰叫了声。
徐安停了下来,侧脸笑了笑,“梅长苏已经查出来了,是吧?”
景琰沉默,徐安扔下叶子,站了起来,“我爹就是伏曦汗,当年我部落亲族浩浩荡荡上万人,回到家乡的不到一千人。”
“当年我十六岁,拼死逃出,却发现父亲与妹妹全部战死,”徐安叹了口气,“我部落势力大减,为了得到朝廷支持,我部被阔阔王爷收为刺客培养,专门为他排除异己。”
“我……”景琰不知该说什么,“对不起。”
徐安转身看着他,“你为何要道歉,我与赤焰军各为其主,战争本是如此,没有谁对不起谁。”
“可我让你……选择……”
“我本以为天下朝廷都是一样的,天下太子也都是一般货色,直到我遇见你,”徐安一身洒脱地走近,“这是我自己选的,若有叛族叛国之名也都由我一人承担。”
“是我选的你,萧景琰。”

“你等等,”萧景琰想通了一件事,“你当年十六岁,你现在还不到三十吧!你比我还小你怎么整天一副哄孩子的样子!”

31.
傍晚时分,二人往城里徐徐走着,景琰看到河里有画舫游船的弹唱和灯火,显得热闹非常,随口问了句,“会划船吗?”
徐安愣了下,摇了摇头。萧景琰惊奇地说,“你还有不会的?”
徐安笑了下,“你会吗?”
“我不会,”萧景琰大方承认,“可我是皇子,我用不着划船。”
徐安笑着点了点头,“心悦诚服。”

两人上了画舫,又要了酒菜上来。萧景琰笑着说,“我们二人从未对坐畅饮过,今日过节,左右已经出了宫,索性就此畅饮一番。”
徐安在对面坐下,抓过一坛酒,“好啊,一人一坛?”
景琰愣了下,笑着说,“好!喝不干不许下船!”

二人一碗接一碗的喝,月上中天都有些醉意,景琰靠着船舷望着远处船上起舞弄清影,回头看着徐安,“喂,你也给我跳个舞啊!”
徐安瞥了眼,“殿下你醉了吧?我怎么会那个?”
“那你来点什么给本宫助兴啊?”景琰绯红着脸颊,一看就是喝得不少。
“助兴?”徐安看景琰难得随性,就想了想,“好!”
他起身把腰带解了下来,将外衣系紧在腰上,拾起腰带缠了几圈在手上,突然出手挥了出去。原本只是普通的粗布腰带,带着一阵凛冽的风变成了徐安手中的利器。
景琰睁大了眼,登时热血沸腾起来。徐安身法矫健,辗转腾挪,动作灵敏,一条软布在他手中像是有了生命的灵蛇一样,听命于主人调遣,指东打西,周围都是闷声的“啪”“啪”,只在这方寸之地,徐安便打出了一套精妙鞭法。
萧景琰靠着船舷,举杯饮尽,轻声吟了句,“少小去乡邑,扬声沙漠垂。”……“狡捷过猴猿,勇剽若豹螭。”……“弃身锋刃端,性命安可怀?”
徐安打完了一整套,收势站好,萧景琰举起一碗酒平平就扔了过去,徐安伸手接住,向后仰着卸掉了力气,就势饮尽了碗中的酒。
“捐躯赴国难,视死忽如归!”
徐安直起腰,将空碗扔了回去。景琰伸手接住,徐安擦了擦嘴,坐在景琰对面,景琰抬眼看他,徐安对着景琰眯起眼睛,温柔地笑了笑。
萧景琰从未觉得紫色竟是如此迷幻多情。

32.
萧景琰的心突然毫无预警地乱跳起来,他口干舌燥,眼眶发热,喉咙发紧,他扯了扯领口,倒了碗酒一饮而尽。
“景琰。”
萧景琰一直顾盼左右却不敢看眼前的徐安,徐安又叫了声,“景琰?”
萧景琰举起碗又要喝,徐安连忙拉住了景琰的胳膊,“喝得太快了!”
萧景琰甩开了徐安的胳膊,“我比你大!不许对我管东管西!”
徐安抬抬眉毛,看样子萧景琰是醉了,坐着也开始东倒西歪,徐安起身坐到他身边,让他靠在自己怀里。
萧景琰嘴里念念叨叨,“徐安,你知道赤焰军的下场吗?”
“我听说了。”
“你是不是很高兴?”
“听到这种事,谁会高兴。”
“可是他们打败了你们。”
“可是你会哭。”
“我没有!”
“你现在就哭了。”
“我……我……你真是放肆……不许说我……”
“是,殿下。”
“徐安,对不起。”
“你没有对不起我。”
“徐安,你……能不能……”
“殿下?”
“徐安……”
“我在。”
“徐……安……”
“我在。”

评论(51)

热度(43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