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邪顶峰

主要从事冷邪开发并生产工作

【邪教】日暮金陵远。12。

我东宫大执事文可安邦梳小辫武可上马逗太子,你们不懂我对他的爱~~

╮(╯▽╰)╭

26.

萧景琰迷迷糊糊地坐着,手撑着额头,徐安轻手轻脚地编好辫子梳好发髻戴好金冠,“殿下,起身换朝服了。”

萧景琰闭着眼睛起身站好,由得徐安把身上的睡袍脱下,换上朝服,徐安束好腰带按着景琰身后一处,轻声说,“我再用点力,你就能永远睡下去了。”

“你敢!”萧景琰睁开眼睛眨了眨,“我扣你俸禄!”

徐安笑了下,“醒了吗?”

 

散朝回来,徐安为殿下更衣,萧景琰说,“徐安,你今天休沐。”

徐安挂好他的朝服,“什么?”

萧景琰看着他,“今天休沐,从现在开始。”

徐安皱着眉,“休沐?前几天谁跟我比跳高比不过,耍赖说取消我这个月的休沐的?”

萧景琰瞪着眼睛,“放肆!你哪来那么多话!让你休沐,照做就是了!”

徐安为景琰换好了常服,“是谁要来,你直接告诉我,需要了我就避一避。”

萧景琰看了他一眼,“江左盟主梅长苏。”

徐安听完笑了下,“他来我便要躲?”

萧景琰挑了挑眉毛,“你过了人家江左十四州,一声招呼都不打,以为他们都是死人吗?”

“我都来了几个月了,他们才发现,也不过尔尔。”徐安蹲下为景琰戴好玉佩。

萧景琰哼了声,“那你就在这,等着江左盟的人把你剁了!”景琰抽出徐安插在身后的拂尘,等徐安起身,冲着他砍过去。

徐安伸手接着了拂尘,抽了出来搭在手臂上,“那奴才就多谢殿下美意!”想了下,“殿下,今天端午,一会娘娘宫里送点心和粽子过来,您别吃太多,积食了晚上睡不好。”

萧景琰瞪着眼睛,“你以为我多大啊!”徐安笑了下,转身要走,萧景琰又喊住了,“哎!可就休一天,你别以为我就放了你了!”

徐安转身看着他,又走回来,把衣襟上的褶皱抚平,笑着说,“知道了。”

 

27.

萧景琰与梅长苏对坐,话竟不知从何说起,一时沉默了起来。还是梅长苏清了清嗓子,道出了此次来意,“殿下。”

“殿什么下!你再叫一次试试!”萧景琰瞪着梅长苏。

“这是公事,你能不能正经点?”梅长苏皱了皱眉。

“有话就说,不许叫殿下!”萧景琰指了指门外,“现在外边叫殿下的人还少吗!我缺你这一声?”

“萧景琰,我发现你最近脾气见长啊!”梅长苏眨了眨眼。

“托梅宗主的福,本宫现在是太子。”

梅长苏撇了撇嘴,“斗嘴功力也见长!”

 

说笑一番,梅长苏拿出了蒙挚原先拿过的刺青图样,“我找人查过了,来跟你透个底。这是北渝一个叫吐谷浑部落的刺青,他们常年在祁连山下活动,你也听过吧?”

萧景琰想起徐安怕热的样子,点了点头。

梅长苏接着说,“部落男女皆骁勇善战,是一骑当千的勇士,当年曾是北渝最强的部落。”

“但是,”萧景琰看着梅长苏,“这里面总有个但是吧?”

梅长苏点了下头,“没错,但是,十三年前被我赤焰军在梅岭大败,部落中人死伤惨重,十分剩不下一分了。”

萧景琰惊诧地瞪大了眼,他回忆起徐安说起,“我妹妹,她战死了。”

“所以,他们才会来刺杀我?”萧景琰喘着气,“因为他们跟我有国仇家恨。”

梅长苏点了下头,“部落分崩离析,实力大减,首领伏曦汗以下一百三十名贵族战死。”梅长苏叹了口气,“我记得蔺晨说过一句话,说滑族复国也是他们的正义。”

萧景琰万万没有想到查出的竟然是这样的结果,如此的血海深仇,若是放在他身上,他恨不得要把自己碎尸万段!

“他们……现在的首领是谁?”萧景琰试探性地问了句。

梅长苏摇了摇头,“因为死伤太多,很难再找到他们的人了,现在具体的情形我们都查不到了。”梅长苏看着他,“景琰,他们能够进东宫,说明宫里有他们的人,接下来我会抓紧去查,这期间你要千万警醒,保重自己。”

萧景琰点了点头,“我会的。”

“我听蒙将军说你身边有个会武功的太监?他可信吗?你有没有问过他的武功在哪学的?要我去查清楚吗?”梅长苏关切地问。

萧景琰点了下头,“对,他只会些皮毛,说是原来卖过艺,你放心,我会注意。”

梅长苏看着萧景琰脸色不好,问了句,“景琰,你怎么了?”

“我只是突然觉得我满手鲜血,”萧景琰皱着眉头,“比那些刺客……也干净不到哪去……”

 

28.

萧景琰突然觉得紧张起来。

梅长苏走后,他便坐立难安,尤其身边又看不见徐安,他突然陷入了恐慌。

徐安会不会就此走了?

会不会就此离开了?

 

萧景琰唤人来问了句,“徐安呢?”

“殿下,徐公公今天休沐。”

“我知道,我说他在哪休息?”

“自……自然是在家啊,殿下。您要问他家的话,奴才真是不知。”

“去问!”景琰想了想,“算了,我自己去。”

萧景琰到了武英殿找到了高湛,高湛奇怪,“殿下跑来找老奴就是问那小玩意的家在哪?”

“是啊,”景琰笑了下,“我母妃送我的玉珏我不知道他收在哪了,想去问问。”

高湛笑了笑,“哦,这是该好好找找。”

 

拿到了住址,萧景琰便出了宫门去找。此间正值端午佳节,街上人潮涌动,连马也骑不得,只能随着一点一点的挪动,找到了地方连午时都过了。

徐安家的房子在一个小巷子的深处,萧景琰将马拴在门前的树上,上前拍门,拍了两三下,并没有人开门。萧景琰深吸了口气,用力拍了几下,仍然无人。萧景琰的耐心用尽,抬脚用力踹了一下,门便开了。

 

徐安光着半身,衣服绑在腰上,身上还带着水珠,头发湿漉漉地随便束起来,皱着眉头走进天井里看着门前的萧景琰。

萧景琰进门看这情形,知道是徐安刚才不便开门,也觉得自己鲁莽,低头叹了口气。

徐安挑了挑眉毛,笑了下,“既然进来了,就把门关上。”声音低沉稳重,跟在宫里时他阴柔的声音完全不同。

萧景琰眨了眨眼,关上了门,转身看见徐安正对着水盆,拿剃刀刮胡子,萧景琰突然一下就笑了出来,“你真的是假太监啊?”

徐安看了眼萧景琰,“怎么着?你要不要亲眼看看?”

一句话就让景琰停下了笑,“你放肆!”

徐安低头笑了下,没有回答。萧景琰觉得没趣,在天井里拉了把椅子坐下。徐安刮完了脸,捞起块湿布擦脸,又擦身上的水珠,一边擦一边走过来,“不是让我休沐吗?又来干吗?”

萧景琰垂着眼睛想了下,“我母妃送我的玉珏我找不到了……”

“这种东西从来你也找不到,”徐安站在萧景琰面前,将湿布搭在肩膀上,“我已经交代给方远,你让他找啊。”

萧景琰皱了皱眉,“我……你怎么那么多话?我爱上上哪!”

徐安挑着眉毛看着萧景琰,“金陵那么大,殿下就爱来我这?”

 

不知为何,萧景琰觉得徐安整个气质都变了,连叫“殿下”的声音都仿佛是另一个人。

萧景琰站起身,瞪着徐安,“你到底是徐安吗?”

徐安眨了眨眼睛,清了清嗓子,然后露出景琰一向熟悉的毕恭毕敬的假笑,柔声说,“殿下,奴才正是徐安。”

萧景琰吸了口凉气,手紧抓着马鞭。

徐安看到景琰的表情变了,便笑了出来,“吓到了?”

萧景琰看到徐安的笑容,才放下心来,他见过徐安的假笑,知道现在这样的笑容是唯一做不得假的。

评论(50)

热度(40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