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邪顶峰

主要从事冷邪开发并生产工作

【邪教】日暮金陵远。10。


24.

 

芷萝宫传过话来,让徐公公过去。

徐公公听完,眉头都跳了两下,对着芷萝宫的侍女也不好发作,只得拱了拱手,“谢谢姐姐,咱家知道了。姐姐请先歇歇,我去回了殿下就来。”

萧景琰在书房看奏章,徐安进了书房就关了殿门,萧景琰抬头看了眼又看回了奏章,顺嘴问了句,“书房这么热,进来干吗?”

徐安去看了殿里放着的冰块,果然是比别处的都化得快些,书房的温度景琰已经觉得很舒适,可是徐安还是热得心燥,萧景琰看他可怜只能让他出去。

徐安走近了,叹了口气,萧景琰抬头看他,徐安脸色都沉了,萧景琰笑了下,“热成这样?脸都黑了?”

“你娘让我过去芷萝宫。”徐安说了句。

萧景琰放下笔,一副看好戏的表情,“我母妃专门来请你,看你还敢推脱!”

徐安皱着眉看着景琰,景琰奇怪地问他,“我母妃又不是精灵妖怪,你那么害怕干什么?”

“不是害怕……”徐安咽了咽,“你娘那眼睛实在太毒,我在她面前什么都藏不住。”徐安看了景琰一眼,“比跟你在一起难受多了。”

萧景琰静静地看着徐安,“你是夸我呢还是骂我呢!”

徐安抿着唇,讨好地笑了下,“是说殿下宅心仁厚。”萧景琰扭过头不理他,徐安舔了舔唇,“殿下,一会去救我一救?可好?”

萧景琰低头接着看奏章,不发一言。徐安无奈只能施礼,“奴才告退。”然后出了殿。萧景琰低着头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 

“徐公公,您可太难请了,”静妃看着跪在面前的徐安,“若不是我让人专门去叫,怕是得我亲自去才能面得了圣是吗?”

“奴才不敢,奴才这些日子督办东宫整修,未曾来给娘娘请安,是奴才的错,请娘娘责罚!”徐安伏在地上。

“连东宫都能跑进刺客,你这个首领太监到底还要不要干了?”静妃看着徐安。

“这……娘娘恕罪……”

“我知道你想说这是禁军的问题,”静妃一字一句不慌不忙,“可你在太子身边,必然要保证他的安全,才不枉太子对你恩重有加。”

“奴才明白,奴才赴汤蹈火、粉身碎骨也必定保证殿下安危。”

“你起来坐吧。”

“奴才不敢。”

“别让我再说第二遍。”

 

静妃看徐安稳重内敛、举止有度,也明白萧景琰为何想要留下徐安,虽是些宫闱常事徐安也回答的事无巨细,只是这额头的汗倒是擦了一遍又一遍,像是怕热得厉害。

“本宫仍有些药材交于公公,在景琰熬夜的时候吃。”静妃说。

“娘娘,天气炎热,怕殿下进补会对玉体有损。”徐安终于看了眼静妃。

“我已想到了,只是些清热去火的,无妨。”静妃看着徐安,“公公也能用些,看公公这一会就擦了几次的汗,如果不是太过紧张就是太怕热了,公公可是紧张?”

徐安低头,“奴才伺候殿下不周,自然惶恐不安。”

“公公真是会说话。”

侍女上前禀报,太子殿下来了。徐安一听松了口气,静妃抬了抬眉毛,“快请。”

“给母妃请安。”萧景琰躬身施礼。

静妃看着萧景琰,“我只不过叫他来问问,你就着急来救了?”

“母妃说得哪里话,我是来给母妃请安的,如果扰了您训话,那我走了便是。”萧景琰笑了笑。

“罢了,带走吧,”静妃看着徐安,“公公是聪明人,也知我何意,若是伤了景琰一分毫——”

“奴才不敢。”徐安起身拱手,“娘娘放心,殿下不只是娘娘的殿下,也是奴才的殿下,奴才自会尽心尽力,为殿下分忧。”

 

二人走过了芷萝宫,徐安长出了口气,“多谢殿下。”

“我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,竟然被我母妃吓成这幅样子。”萧景琰斜眼看着徐安。

徐安摇了摇头,“她一个女流,我又不能跟她动手,真是不知道怎么办,所以才怕。”

“你还想动手?”萧景琰转身瞪着他。

“原本我是这样的,”徐安抬眼看着景琰,“一个人知道得太多对我的身份有威胁,我自然要除去她,殿下忘了?”

萧景琰怒视着他,“为何又提此事?”

“杀人是我保证自己安全的唯一手段,”徐安看着远处的绿柳红花,“因为没有人会救我。”

“现在有了。”萧景琰沉声说。

午后正炎热时,却忽然起了一阵风,把徐安的不安和燥热都吹上了金陵亮堂堂的天空。

“我会救你。”景琰目光炯炯看着徐安说,“所以你以后不再是刺客了,我萧景琰,从不用刺客。”

朗朗乾坤,心怀坦荡。

徐安深吸了口气,躬身施礼,“是,殿下。”

 


评论(36)

热度(4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