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邪顶峰

主要从事冷邪开发并生产工作

【邪教】日暮金陵远。9。

依然还是东宫日常。


23.

 

临近端午的几日,金陵热得更甚,明晃晃地琉璃瓦耀着阳光,照得徐安真想跟佛牙挤一个澡盆里不出来。

萧景琰稳坐在凉亭里喝着百合清酿,看着徐安热得已经失去耐心地指着小太监让他们搬冰块进来。

萧景琰叫了声,“徐安。”

徐安远远看了眼太子,擦了擦汗,来到萧景琰身边,“干什么?”

萧景琰抬了抬眉毛,仰头看着徐安,徐安叹了口气,“殿下。”

萧景琰看见小太监都去搬冰块了,摇了摇头,“现下无人,你坐下休息吧。”

徐安摘下了帽子,坐在凉亭栏杆上靠着柱子吹风,长出了口气,“我家乡可没这么热。”

萧景琰笑了下,“金陵一直如此,我早已习惯了。”站起身端了碗百合清酿,“还有一碗。”

徐安扭头看了眼,又仰头看他,愣着不动。萧景琰皱了皱眉,“快接着,还要本宫喂你不成?”

徐安接过了碗仰头就喝了下去,萧景琰瞪着他,“你!就你这个样子,给你喝毒药你也不知道!”

徐安皱着眉头看着他,“你娘给你做的都甜得掉牙,我喝不惯。”

萧景琰哼了声瞪着他,“那你就喝凉水去,那个不甜!”

徐安笑了下,把碗放回石桌,“我听说殿下也喜欢喝凉水?给殿下来一碗?”

萧景琰拿起碗,冲着徐安扔过去,料也伤不到他,徐安伸手就接住了,“你!你可别害我了,这要是碎了我可赔不起!”

萧景琰笑了出来,“反正你也不会让它碎!”

徐安拿着碗晃了晃,“我学武功不是用来哄殿下玩的。”

“你哪哄我了?”萧景琰回了句,想了想也不对,“谁让你哄了!”想想也不对,指着徐安,“你……你闭嘴!”

“你说别人知道,他们眼里耿直刚毅,统帅千军的太子殿下因为斗嘴斗不过我,就让我闭嘴吗!”徐安一边扔碗接碗一边说,“真是个被宠坏的皇子。”

萧景琰脸色一变,“父王原本就不喜欢我,我母妃又不是娇纵我的性子,祁王兄对我向来教化为重,何来宠坏之说!”

徐安看到触到了景琰的逆鳞,又看到萧景琰说着话就神色哀伤,他便走近了,“是我失言了,我与你相处这些日,自然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,只是故意激你的,你别往心里去!”

萧景琰转过身,徐安放下碗,着急地跟着转了过去,“我说错了,你别……不然这样,你想要我做什么,我现在就去做!你别恼了,行吗?”

萧景琰脸色阴沉,依然不言不语,徐安皱了皱眉,“殿下,我错了,给您跪下了!”刚要下跪,萧景琰抬眼瞪着他,“我最烦看到人跪一地,你不知道吗!”

“我知道,只是你又不跟我说话,”徐安看着他,“我错了。”

萧景琰手里拿过桌上小巧的琉璃碗,“是不是让你干什么都行?”

徐安眨了眨眼睛,“你要干什么?”

萧景琰晃了晃手里的碗,“不许让它落地!”说着拿起碗扔出了凉亭。

徐安一个箭步就飞了出去,萧景琰手上用了巧劲,碗飞得极快又往犄角处去了,眼看就要碰到台阶上摔碎了,徐安伸脚一勾,碗扣在了脚尖,然而另一只脚没站稳软了一下,他用力一挑,碗直飞上了天,他躺在了台阶上,伸手接住了落下的碗。

“呼……”徐安长出了口气站了起来,看着凉亭里的萧景琰正坐在桌子上吃点心看好戏。

徐安狠狠地瞪着萧景琰,走了回去,单手递上琉璃碗,“殿下……”

萧景琰正拿着咬了一半的榛子酥,忍着笑接过了琉璃碗,“干得比佛牙漂亮多了!一般这个时候我都赏佛牙榛子酥吃!”

徐安深吸了口气,“你!”萧景琰终于“噗嗤”笑了出来,徐安看着萧景琰乐不可支摇了摇头,握着他的手,把手里的半块榛子酥吃进了嘴里。

萧景琰愣了下,瞪着眼睛看他,“你……”

徐安挑了挑眉毛,嚼着榛子酥,“这个不太甜,挺好吃。”

“你!”萧景琰看着他气结地说不出话,“那是……我……”

徐安回头看了眼,抬冰的小太监已经回来了,“真是……我去干活了!”说着收拾了桌上的碗带走了。

萧景琰瞪着徐安的背影,“徐安你……放肆!”

徐安回头看着萧景琰笑了下,拿着碗晃了晃,转身走了。


评论(54)

热度(44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