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邪顶峰

主要从事冷邪开发并生产工作

【邪教徐安X景琰】日暮金陵远。8。

东宫黑执事专治爆娇殿下

22.

徐安跟着萧景琰进了宫,萧景琰说了声,“以后还是你来吧,这宫里人多我看着头晕。”

“是,殿下。”徐安对跪着的四个小太监,“你们外面候着吧,没有宣召不要进殿。”

太监最善察言观色,徐安如此言语就是告诉所有人,他又回到了东宫首领太监的位置,并且是萧景琰已经首肯的,经过了这一下一上,徐安的位置已经无人可及。

 

萧景琰扭头看了眼退出殿外的小太监,“宣示过主权了?”

徐安拱手道,“殿下说的哪里话,奴才一心只为伺候殿下,哪里有自己的私心,殿下这样说真是要让奴才跪死在这了!”

萧景琰转身瞪着徐安,“少跟我在这耍花腔!”

徐安依然躬身回道,“奴才是怕殿下再说一次让我滚,这次要是再滚开我就真的再也滚不回来了。”

萧景琰皱了皱眉,“你敢记我的仇?”

徐安低头笑了下,接着说,“是奴才离不开殿下!奴才这些日子过得是生不如死啊,求殿下别再让奴才滚了!”

萧景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指着徐安,“滚出去!”

 

徐安跟着萧景琰去看望庭生,庭生正跟着列战英学习射箭,空有力气可是箭射的还是满天乱飞,萧景琰刚一进了院子,一支箭就飞了过来,萧景琰下意识后退,徐安立刻挡在身前,伸手抓住羽箭,一用力捏碎了。

“殿下!”列战英急忙跑过来跪下,连庭生也跑了过来跪在面前。

“无妨,习射这也难免,是本宫没有提前通知。”萧景琰看了眼挡在身前的徐安,“徐安。”徐安扔下了捏碎的羽箭,退了回去,萧景琰对庭生说,“庭生,你再练习几次给我看看。”

萧景琰坐在远处廊下看庭生练习,“公公会射箭吗?”

徐安拱手道,“奴才哪会这些个,奴才只知道尽心尽力——”

“徐安!”萧景琰怒叱了一声,“你给我好好说话!”

徐安笑了下,“我会的,我很小的时候,我爹教我的。”

 

难得院子里清爽,萧景琰边看奏章边远远看着庭生练习。庭生拉开了弓,却迟迟不放箭,萧景琰看向了靶上,一只黄鹂正巧飞过,庭生的眼神跟着黄鹂蹁跹飞舞,看着它越飞越高。

徐安正端过了点心和热茶,萧景琰示意了下天上飞着的鸟,徐安看了眼,“殿下想要?”

萧景琰还没答话,徐安跳起身,蹬着廊下的柱子纵身上去,快稳准地抓住了黄鹂,然后依旧飘落在萧景琰身边。

萧景琰拿着毛笔指了指院子里,“庭生想要。”

徐安笑着下了台阶,递给了庭生,“小公子。”

“谢谢徐公公!”

 

萧景琰看着徐安把庭生哄得开开心心,心下奇怪地皱了皱眉。徐安回到了身边,他便说了句,“庭生认生的厉害,不会跟陌生人特别亲近,倒是很喜欢你。”

“我也喜欢他,他跟我女儿差不多大。”徐安看着庭生笑了下。

“你女儿?”萧景琰扭头看着他。

徐安看了眼萧景琰,“对。”

萧景琰有些发愣,“你有女儿?”徐安点了点头,“是我妹妹的孩子。”

“你妹妹?”景琰问了句,“那她怎么了?”

“她战死了。”徐安垂眸沉默。

良久,萧景琰沉声道,“若我再问下去,你是不是又要说一是不想出卖族人,二是不想骗我?”

徐安弯了弯嘴角,“殿下英明。”

萧景琰拿起一块点心放进嘴里,“所以你这么会照顾人是因为你要照顾你女儿?”

徐安低头笑着说,“我只是会哄孩子而已。哄完了大的,再去哄小的。”

萧景琰刚要发作,庭生就跑上了台阶,徐安急忙迎了上去给庭生张罗吃食,装作没看见萧景琰瞪圆的眼睛。

 

评论(39)

热度(4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