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邪顶峰

主要从事冷邪开发并生产工作

【邪教】日暮金陵远。7。

殿下偏头痛


18.

自古以来,宫娥太监都是上情下达最迅速最高效的系统,要比后宫任何妃嫔的升降都更为惊心动魄、冷酷残忍。萧景琰夜里刚说了让徐安滚,早晨起来便已见不到徐安了。

萧景琰算是好伺候的主子,起床气不算大,以往徐安总是热好一条汗巾,等萧景琰醒了就先递上让他擦脸,擦了脸清醒了之后,起床气也就消了。可萧景琰昨晚没睡好,今天起床气特别大,起来没有看见热手巾,更是恼火,正想问徐安在哪,可又想起昨晚的事赌气不开口,只是沉着脸漱口洗脸。

小太监梳头时扯断了一根头发,萧景琰拍了下桌子,“怎么当差的!不想活了吗!”吓得太监跪了一地求饶,萧景琰看见求饶的就更烦了,索性自己戴好了金冠,拿上外袍出了门。

 

出了殿门才想到三五日没见过庭生了,庭生住在东宫僻静的小院里,进了院门就看见庭生在院子里练武,萧景琰这才舒心的笑了下,便听见庭生问了句,“徐公公,我这样对吗?”

“小公子先来吃饭吧!”徐安踏出了殿门看着庭生温声说了句,接着抬头看见萧景琰,走到廊下躬身,“殿下!”

萧景琰不知何处来得邪火,“你为何会在这!”

庭生拱手施礼,“殿下!是我问徐公公能不能——”

“没你的事!”萧景琰走进院子,看着徐安,“不许用你的手碰庭生!滚出去!”

“是。”徐安抬头看了眼萧景琰,萧景琰依然怒不可遏,徐安只能快步走出了小院。

萧景琰看着庭生,“以后不要找他,听到了吗?”

庭生眨着眼睛,“……是。”

 

19.

太子殿下今天不高兴。

萧景琰今天的怒气连坐在堂上的皇上都感觉到了,说话咄咄逼人、不留余地,像是要把人都一巴掌拍死一样,连蒙将军都皱了皱眉头。

“景琰,你监国以来确实做得不错,不过还是不要太过辛苦,身体要紧。”梁帝说了句。

“儿臣自知在朝政上差得很远,所以不敢懈怠。”萧景琰拱手回道,“只是这几日东宫刺客还没头绪,儿臣也怕再有闪失会对父皇与母妃有害。”

“蒙挚,为何刺客还没有头绪?”梁帝转而问蒙挚。

“已有了大致范围,只是去调查的人还没回,因此没有回禀皇上。”蒙挚拱手回报,“不出北方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“不是北燕,便是北渝!”

 

萧景琰向静妃请安后,静妃便问了刺客的情况。刺客之事本来并没有告知静妃,可是后宫何曾能隐藏住事,更何况是东宫被焚这么大的事。

“母妃,放心吧,刺客不是来对付我的,”摒去左右之后萧景琰才回道,“是要对徐安下手的,所以我没有丝毫伤害。那天我睡在书房,只是他去我的寝宫被围在里面差点烧死。”

静妃皱着眉头,“对付他?他真的像你说的已经是个弃子了?”

“以前就算不是,这次也必定是了。”萧景琰说。

“景琰,他既然知道你在书房已经安寝,为何还要去你的寝宫?”静妃又问了句。

萧景琰摇了摇头,“他说是去放我的金冠。”

“那他既然遇见了刺客,为何不呼救把禁军引来抓住刺客?”静妃看着萧景琰,“你对我说,他已归顺你,可这如何解释?”

萧景琰垂眸想着徐安说的话,“徐安不开口,一是不想出卖同族,二是不想欺骗殿下。”萧景琰咬着牙,“哼,他那是有二心。他既不想留下刺客作为活口,又不想刺客来刺杀我!所以才自己——”萧景琰突然想到了徐安昨晚的消失,“清理门户。”

静妃点了点头,叹了口气,“倒是有情有义。”

“他一个刺客,满手都是鲜血,何谈情义!”萧景琰依然怒气难消。

 

萧景琰的午饭摆了一桌子鸡鸭鱼肉,让他想掀桌子。

“今天谁上的饭!”萧景琰吼了一声,“一顿饭吃成这样!你以为本宫是什么!给我撤下去!再上这种饭就不用干活了!给我滚!”

听着萧景琰的吼声,外面的蝉鸣声似乎也叫得更欢了。

“外面吵成那样你们都聋了吗!”

列战英进门时正碰上萧景琰发火,“热成这样怎么喝!”扔下了茶杯。

“殿下。”列战英心里一紧,连他也没见过发这么大火的萧景琰。

“战英。”萧景琰看到列战英还算松了口气,“今日东宫守卫如何?”

“回殿下,没有闲杂人等出入。”

萧景琰点了点头,这就是说,徐安没有出宫。就在一个宫内,可萧景琰无论走到哪,都不会看见徐安。

 

20.

萧景琰去看过了佛牙,佛牙已经吃过了饭,这宫里除了他只有徐安敢接近佛牙,这吃食也是徐安喂的。

“哼,还知道喂佛牙,真是惬意。”萧景琰带着佛牙回了书房,随侍太监被吓得腿软的跪着怎么都站不起来,佛牙还呲着牙吓唬他,萧景琰拦了下,“佛牙,出去吧。”

佛牙蹭着萧景琰不走,萧景琰推了推它,“自己去玩。”佛牙本来还围着萧景琰绕圈,忽然像是听到了什么,耳朵支楞着动了动,叫了一声冲了出去。萧景琰看着跪倒的太监,“起来吧。”

写了几个字之后,萧景琰才猛然想起,佛牙本来不愿意走,之后突然离开一定是听到了徐安叫它,就像前几日徐安在自己面前吹了声哨,佛牙便从殿里跑了出来一样。

 

到了半夜,萧景琰饿得不行,回头看了眼随侍太监已经坐着睡着了,“喂!”

小太监突然惊醒,“殿下恕罪,殿下恕罪。”

“无妨,去给我拿点吃的。”

“殿下,这会厨房已经没人了。”

“没人你不会去找点吃的?”萧景琰看着他,小太监茫然不知所措,萧景琰叹了口气,“罢了,倒杯水吧!”

熬夜第二天萧景琰就累得头重脚轻,以前也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。支着头像是睡不醒一样,只能一杯浓茶接一杯的灌。

 

21.

萧景琰头一次觉得这东宫的日子怎么过得这么生不如死。

 

然而第三日他的生活便有了改善,从起床的热手巾起像是所有的生活步骤都上了正轨,穿衣的小太监轻柔小心,梳头的人手指灵活,上的饭都是自己爱吃的,连晚上的夜宵的都留了玫瑰酥,只是这次玫瑰酥特别甜。

萧景琰嚼着点心,喝着每次熬夜时都预备好的补药,“这次倒是长进,做得还算合口。”回头问了句,“他在哪做得?小厨房?”

“殿下问得谁?”

萧景琰顿了顿,“算了。”

 

又过了两天,萧景琰才发觉这生活就算在正轨上,就算外面的知了都被打光了,他也依然是烦躁不已。教导庭生也心不在焉,听人回话也跑神的厉害,就算写字都能写到案几上去。他想了半天也不知道,到底症结在哪。

到了旬日,给梁帝请了安说了几句话就退了出来,走到拐角就看见高湛在训斥一个小太监。萧景琰本来没注意,正要快步走过时,才发觉那个身形尤其眼熟。

萧景琰定睛一看,正是徐安。

 

高公公真是失望透顶,本来这个干儿子收得就仓促,没教多少时日就放出去了,但是还算他伶俐,太子殿下喜欢,可不知道怎么搞得太子殿下就突然厌烦了徐安,让高公公恨不得一指头戳死徐安。

“你说说我怎么教你的,你就这么不争气,不上进!你是不是要气死我!”

“公公,是我的错,您消消气,别伤着身子。”

“这个殿下脾气我都摸不准,你说你这个样子,让我怎么救你!哎哟你真是!”

 

萧景琰走近了正在谈话的两人,高湛一直冲着徐安指指点点,看得萧景琰也是不舒服。

“高公公。”

高湛扭头看见萧景琰,连忙行礼,“殿下。”徐安低着头不敢抬头,“殿下。”

萧景琰看了眼徐安,对高湛说,“公公,不是我打扰您教训儿子,只是您这儿子他是我的人,您教训他之前是不是得先问问我?”

“殿下恕罪,老奴僭越了。”

“哪里,您是太监总管,教训哪个太监都是应该的,”萧景琰问了句,“您训完话了,我能把他带走了吗?东宫人多事杂还要靠他张罗。”

 

萧景琰走在前面,徐安跟在后面,走到没人的地方,萧景琰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徐安。徐安愣了下,躬身低头,“奴才告退。”说完就要走。

“站住!”萧景琰皱着眉头,“跑什么!”

徐安回道,“殿下不想见我,我避开就是了。”

萧景琰看着徐安,“你那天是不是去杀人了?”

“是。不是殿下告诉我,我还不知道这人已经背叛了我。”徐安停了下,“我本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刺客,我也听说过你有多么厌恶阴诡之术,我自会离你远着点。”

“你怎么不走?”萧景琰低声问。

“我往哪走,出了宫门铺天盖地都是江左盟通缉我的画像,我连金陵都出不去。”

萧景琰笑了下,“你不是本事很大吗?”

徐安抬眼看了眼萧景琰,萧景琰瞪着他,“看什么?这么恨我?”

“奴才不敢。”徐安看着萧景琰,“殿下想让江左盟抓了我?”

“我……”萧景琰梗着不知道怎么回答,“你……”

“那殿下不想让江左盟抓我?”徐安看着萧景琰张了张嘴,却说不出话,终于笑了出来,“多谢殿下。”

萧景琰甩袖走了,徐安只能在后面跟着。

 

萧景琰进了宫门,叫了声,“徐安。”

“奴才在。”

“本宫更衣。”

“是,殿下。”


评论(34)

热度(40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