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邪顶峰

主要从事冷邪开发并生产工作

【邪教】日暮金陵远。6。

肛邪教我的手速就飚起来了

16.
蒙挚进宫门的时候,萧景琰刚散朝回宫,正在后殿更衣,小太监来报,“蒙将军正在殿外。”
“先给蒙将军看茶,本宫就来。”萧景琰吩咐了声。
挂好了上朝的正服,徐安拿着萧景琰的便服走了过来,萧景琰看着徐安,徐安垂下眼问,“天气炎热,殿下换这件薄的可好?”
“蒙挚来了,你可听到?”
徐安来到萧景琰身后,抖了抖衣服展开等着他穿,“奴才听到了,一会奴才会吩咐不让人进殿打扰。”
萧景琰穿上了便服,徐安来到他面前将外袍、腰带都整理体面,萧景琰沉声说,“你就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?”
徐安躬身站开,“更衣已毕,殿下请吧。”

蒙挚拱手回报,“殿下,这是在刺客尸体上发现的刺青。”萧景琰拿起图样,蒙挚接着说,“所有的刺青都在左臂上,都是这个鹰的形状。”
萧景琰放下,“可查出来这是谁的人吗?”
“我去问过了小殊——”萧景琰皱了皱眉,蒙挚顿了下,“去问过了苏先生,他也正在查,说是或许和他们正在找的人是一伙的。”蒙挚低声说,“苏先生说,刺客能到东宫来,说明宫里有内线,您身边不安全,殿下,要不要加强禁军的防卫?”
萧景琰点了点头,“禁军方面全靠蒙将军安排。”

蒙挚离开之后,列战英看着萧景琰,“殿下,果然还是那个徐安!”
“你没看见刺客是对着徐安下得死手?”萧景琰起身,“不过除了他,这宫里恐怕也还有他们的人。”他快步走向殿门,徐安正在殿外随侍。
“殿下,有何吩咐?”徐安拱手。

徐安站在殿中,看着萧景琰和列战英,并无惧色。
“你刚才在殿外可听清楚了?”萧景琰坐在主位上。
“奴才不敢。”
“你们在宫里有多少人?”萧景琰展开刚才蒙挚呈上的图样。
徐安沉默不语。
萧景琰皱着眉头,“你们的标记已经暴露了,你是觉得我不能把这宫里上上下下都彻查一遍吗?”
徐安依然不言语。
“徐安!”萧景琰喊了一声,“他们敢来人刺杀你,说明宫里的已经不是你的人了!你还犹豫什么!”
徐安看着萧景琰躬身施礼,“徐安不开口,一是不想出卖同族,二是不想欺骗殿下。这件事殿下如果放心就交给我,宫里的既然已经背叛我,那就应该由我清理门户。”
“你记住,”萧景琰起身走近徐安,“出了东宫的门,我便保不了你。”

17.
入夜,萧景琰身侧一直是小太监随侍,始终未见徐安。萧景琰写了几个字便将笔放下,吩咐一边的小太监退下,他要休息了。
三更敲过,萧景琰翻来覆去也睡不安稳,索性拉开门走进院子,此时万籁俱静,只有明晃晃地月亮,照得四下通亮。
值夜的太监跟着萧景琰,“殿下,殿下。”
“徐安呢?”
“徐公公今天休沐,怕是已经睡了。”
“睡了?本宫还没睡,他便睡了!去给我喊醒!”
“是。”
忽然远处叫了声,“殿下息怒,奴才来迟,殿下恕罪!”
徐安急匆匆地跑了过来,躬身道,“奴才来迟了,殿下有何吩咐?”
萧景琰看着徐安慢慢抬起头,借着月光和灯笼的微光,萧景琰看见徐安的右脸颊上有一处红点,他仔细盯着,徐安奇怪地摸了下脸,红点被蹭掉了。
那是血。
萧景琰像是突然闻到了徐安身上扑鼻的血腥味,他从来就厌恶这样的阴谋诡计,刺杀暗害,此时更是心绪难平。他瞪着徐安,徐安低头沉默。
萧景琰甩袖回了寝宫,徐安跟了一步,萧景琰侧脸沉声说,“滚开!离我远点!”

评论(19)

热度(38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