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邪顶峰

主要从事冷邪开发并生产工作

【徐安X景琰】日暮金陵远。4。

肛完了机甲脑洞,终于回来肛我的邪教了。


12.

徐安松开了手。

萧景琰看着徐安的手慢慢放下,他看向列战英使了个眼色,列战英却仍然举剑对着徐安的脖子。

“战英!”萧景琰皱了皱眉。

“殿下,这样的人,怎么能留他!”

徐安扬了扬头,笑了下,没有言语。

萧景琰看着徐安轻蔑地神情,也是一肚子气,他沉声道,“徐公公,本宫的外袍呢?”

徐安眼神突然看向萧景琰,萧景琰瞪着他的眼睛,“怎么?这不是你首领太监的责任吗?”

徐安的牙咬得咯吱响,全身都冒着杀气,萧景琰又叫了一声,“徐安?”

徐安只得拱手低头,“是。”转身要去捡地上的外袍,列战英的剑一直对着他的脖子,他深吸了口气,忍下心中的不快,“列将军,让咱家过去吧。”

“战英,放下!”萧景琰又吩咐了一句。

列战英这才收起了剑,“敢让我知道你有——”

“行了!”萧景琰打断了他的话,“徐公公是聪明人,自然知道如何是对自己有利的。”

徐安捡起了刚才还被自己抓在手里的墨色外袍,展开一看,已经被扯烂了一个口子,他搭在手臂上,回身走到萧景琰面前,“殿下,午后天气炎热,殿下还是再换一件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 

徐安原本想,即便萧景琰说自己仍做首领太监,可这衣食住行之类的事必定不会再由自己经手,自己出行也会受到监视。可是看萧景琰伸着胳膊等着自己给穿衣服的样子,又实在不像。

萧景琰疑惑地看着自己,“徐公公不为本宫更衣吗?”

徐安看着萧景琰,“我以为殿下自己会穿。”

“是谁说得我要什么事都自己动手有失体统的?”萧景琰斜眼看着他,“快点,我还要去给父王请安。”

徐安只得细细为萧景琰更衣,上衣下裳,腰带配饰,安排妥当。正要出门之际,忽然想起什么,回头看着徐安,“看佛牙也奈何不了你,以后连它的起居你也一道负责了吧,也省得战英就为了喂他,还得进一趟宫。”

徐安皱着眉头,萧景琰没等他回答就出了宫门,徐安眨着眼睛看着萧景琰走远,我刚才是不是被他坑了?

 

13.

入夜。

萧景琰仍在奋笔疾书,徐安端进了热茶之后,“殿下,又三更了。”

“知道了,你困了就去睡,不必陪我。”萧景琰头都没抬。

徐安端着杯子,“静妃娘娘吩咐要给您的补药。”

萧景琰叹了口气,伸手接了过来,徐安说了句,“是我泡的,殿下可还用?”

萧景琰弯着嘴角笑了下,一口喝下,递回了杯子。

徐安看了看萧景琰面无表情,他接过杯子,却看见他的手仍然伸着。

“干什么?”徐安随口问了句。

“来点吃的。”萧景琰手指动了动。

徐安拿起点心放进萧景琰的手心。

萧景琰边吃边说,“这个怎么不甜啊?”

“这是我做的,没放那么多桂花。”徐安回道。

萧景琰抹了抹嘴角的碎屑,“怎么不去芷萝宫拿啊?”

徐安垂眼不言语,萧景琰笑了下,“你怕我母妃啊?”徐安仍然不说话,萧景琰又捻了一块吃,“应该怕,她看你一眼就知道你……”

徐安抬眼看着萧景琰,萧景琰笑了下,“不是太监。”接着把手里的点心塞进嘴里,“给我点水。”

徐安暗自腹诽,不管我是不是真太监,现在干得都是真太监的活,这叫什么事?

 

快四更的时候,萧景琰支着头睡过去了,徐安轻声叫了几句,“殿下?殿下?”

萧景琰皱着眉头,“我不想动了,就这睡吧。”说着就要往下躺。

徐安一下伸手接住了萧景琰的头,“小心点。”

萧景琰就躺在书房的坐榻,动也不想动。徐安叹了口气,这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,找出了枕头和绒毯,给萧景琰垫好了头,轻手轻脚把头上金冠去下,又问了句,“殿下,还更衣吗?”萧景琰翻了个身,徐安只好盖上了绒毯,吹熄了灯火。

 

徐安将金冠送回萧景琰的寝宫,四更天,整个东宫都安静的听不到一丝声音。

徐安看了眼寝宫四周,多年的直觉总让他觉得今天不太平。

果然,他刚一踏进寝宫,就发觉这宫里有人,并且有着浓重的火油气味。

四人自暗处冲出向他使出杀手锏,寝宫宫门被封上,立刻放起了火。

徐安大惊,将金冠揣进怀里,用手里的拂尘开始抵抗。

“你们是谁的人?”徐安发现对方的招式跟自己同出,便用外族语问了句。

“阔阔太子,来除掉你这个叛徒!”

徐安皱紧眉头,“太子手上皆是侍卫,哪来的刺客?你们分明是哲鲁摩的人,还敢狡辩!”

“首领,纳命来吧!”

四周火势越来越大,四人缠斗徐安分明想把他烧死在寝宫之内,火势越猛他们的缠斗越紧。

 

门外巡逻的禁卫终于喊出了,“东宫走水了!”

萧景琰坐了起来,听见外面禁军大批人马抬着水龙进了东宫,他起身出了书房,却看见自己寝宫正冒着火光,向外冒着烟。

“怎么回事?怎么会着火?徐安呢?”萧景琰问旁边的太监。

“小的没见徐公公。”

寝宫的窗户突然从里向外迸裂开,一个人飞了出来,紧接着徐安手持双刀,自窗户跳了出来。

“有刺客!”禁军将徐安团团围住。

飞出的一人,躺在地上挣扎了两下咽了气。徐安扔下双刀,他身上脸上全被熏黑了,衣服上还带着火苗,他连忙拍了拍。

“这是我的首领太监,你们不认得吗?”萧景琰上前说了句。

“殿下恕罪。”禁军退了下去。

徐安拱了拱手,“殿下,刺客已被正法,寝宫内还有三个。”

蒙挚急匆匆地赶到了东宫,“殿下!”

萧景琰连忙道,“蒙将军快起。”侧头吩咐了,“徐安你去吧。”

蒙挚看了眼地上的死人,“这是怎么回事?殿下有眉目吗?”

萧景琰看了眼,摇了摇头,“宫里还有三个,尸体你带走吧,看看能查出些什么。”

“是。”蒙挚看了眼萧景琰,“殿下,苏先生说得那个……”

“我知道了,苏先生盯着就行了,这是宫里,有你守着呢,他也进不来的。”

“是。”

 

次日傍晚,萧景琰才回到了东宫。他并不询问,徐安却忐忑不安起来。萧景琰慢条斯理地用过了晚饭,难得清闲地在院子里遛狗。

徐安看着萧景琰带着佛牙一圈一圈地扔骨头就心浮气躁,遛佛牙时是没人敢在旁随侍的,他索性走到萧景琰身边,佛牙看见他走过来,呲牙叫了两声,徐安一个眼刀过去,佛牙躲在了萧景琰身后。

萧景琰看着他,“干什么!打狗还得看主人呢!”

“殿下没有话要问我?”

“问你什么?”

“刺客的事?”徐安看着萧景琰,“你就不怀疑我?”

“是你服侍我在书房歇下的,你再去寝宫放火?”萧景琰嗤笑了下,“是你傻还是我傻?”

“那刺客——”

“我说了你是弃子,你被刺杀很正常,在寝宫只不过是想能顺带刺杀我就最好。”萧景琰伸手摸着佛牙,斜眼看着他,“我早就说了,你现在只能靠我。”

徐安长出了口气,萧景琰又说,“另外,你最近没事不要出宫,江左盟正在找你。”

徐安一惊,他从关外秘密通过江左十四州,终于被江左盟发现了。

“听说江左盟的通缉比官府都有用。”萧景琰看着徐安。

徐安皱了皱眉,“殿下?”

“嗯?”

“你是在幸灾乐祸吗?”

 


我皇遛狗一把好手,徐首领请注意不要追着棍子跑。

评论(20)

热度(39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