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邪顶峰

主要从事冷邪开发并生产工作

【邪教】日暮金陵远。3。

最近邪教真是肛的太带劲,快要不务正业了。

更一小段。



11.

 

徐安死盯着萧景琰,他终于明白,今天来给佛牙喂食就是萧景琰的试探。

 

“公公好俊的身手!”萧景琰一步一步走近,“本宫能活到今日怕是都要仰仗公公手下留情了!”

徐安斜眼看了看周围,萧景琰沉声道,“并无禁军。”

徐安微蹙眉头,“只有你可拦不住我。”

“你要做什么?”萧景琰看着徐安,“你进东宫第一天为什么不做?为什么要等到现在?”

徐安眯了眯眼睛,“你这样问我就想让我告诉你?”

“对。”萧景琰笃定的让徐安想笑,然而他却不笑,“你犹豫什么?”

徐安侧了侧脸,垂眼敛住眼里的光,沉默不语。

 

“你犹豫是因为自你进宫,你得到外界的消息变少,你不敢轻举妄动,恐生变化,反受其害。”萧景琰看着他,“再者,便是扫清滑族势力之时,对你有很大影响。”

“你不在扫清范围内,得以在宫内安稳下来,可是你在宫内也必须仗着滑族的眼线,此次清扫,你也只能安分守己,不敢轻举妄动。”

萧景琰说出自己的推算,“你不是滑族人,可你仍然是刺客。前几日,霓凰郡主被人刺杀,所幸未能成功,刺客被围剿致死,是否是你所为?”

徐安皱了皱眉,萧景琰摇了摇头,“你能暗藏隐忍这么久,不可能愚蠢到要去刺杀霓凰郡主。”徐安抬眼看向萧景琰,萧景琰弯着嘴角,“那便是了,他们在外面失败留下线索,自然会引导你身上,你是个弃子!”

徐安攥紧了拳头,眼里充满杀气,萧景琰步步为营,没有丝毫退让。

 

“殿下,这么想死吗?”徐安开口。

萧景琰看着徐安的眼睛,“我并不想死,尤其现在不能死!”

“这由不得你!”徐安出拳变爪,向着萧景琰的喉间抓去。萧景琰急忙退后,抬手格挡,徐安再出一爪,招招狠辣,萧景琰宽袍大袖,一挥之间卷住了徐安的攻击,徐安用力一扯,萧景琰的外袍被他拽了下来。

列战英突然从萧景琰寝宫冲出,冲着徐安直刺而来,徐安抓着外袍冲着列战英扔了过去,仍然直逼萧景琰。

萧景琰站定,大喝一声,“徐安!”

徐安的手到了萧景琰的颈间停下了,瞪着萧景琰,列战英的剑也到了直指着徐安的脖子。

“你还有何话说?”徐安问了句。

“你敢碰殿下!”列战英抵着徐安的脖子。

“战英!等等。徐安,我现在不能死,我还有事要做。”萧景琰看着徐安,“我跟你谈笔交易。”

 

“你既是弃子,不管你的主人家是哪,你的信誉已经不保了,再者你便是杀了我,我保证你出不去金陵城。”萧景琰看着他,“你杀我并不划算,但是我可以留你。你依然在东宫做你的首领太监,外面的人想进来也难,我要做的事做完之后,我可以借兵给你,让你回去安顿你的势力。”

徐安笑了下,“这样你就知道到底是谁在内讧,你可尽收渔翁之利!殿下,你夜夜秉烛达旦没有白费,这借力打力、权谋利害你可都学会了。”

“这对你只有好处,没有坏处,我说了,你杀我并不划算。”景琰沉声道。

“我留下给你机会杀我?”

“自我入东宫以来,你不也是活到了现在吗?”

 

徐安的手扣着萧景琰的脖子,“殿下还敢信我?”

“你敢我就敢!”萧景琰抬了抬头。

徐安心中一紧,萧景琰即使在他手上顷刻间便能失掉性命,也仍然带着睥睨天下的王者之气。这样的人,真的要死在自己手上?



本段主要是为了体现我皇的嘴炮技能。我皇跟誉王兄虾酱大大殿前对峙时的嘴炮简直让我倒地不起一万遍!!!

评论(32)

热度(38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