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邪顶峰

主要从事冷邪开发并生产工作

【邪教】日暮金陵远。2。

6.

萧景琰看着徐安,“徐安,本宫母妃那里有几盒新做的点心,你去取来,代我谢过母妃。”

徐安疑惑地问了句,从来芷萝宫他只到中门就止步了,从未见过静妃娘娘。

“殿下不去?”

萧景琰看着他,“待会大理寺来人,本宫还有公务。你亲自过去,代我请安。”

“是。”

 

徐安伏地领受了点心,静妃又交代了几句闲话便让他走了。徐安松了口气,原本以为静妃会看出什么名堂,他还提心吊胆,他刚走出殿门,静妃便又叫了一声,“徐安。”

徐安愣了下,转身拱手,“娘娘?”

“景琰性子耿直,与人相交从来都是心怀坦荡,不会阴谋诡计,你可要好好照顾他,不要让他受伤。”

徐安皱了皱眉,“奴才明白了。”

“本宫可以跟你保证,景琰一定会是一个好皇帝。”静妃安安稳稳,目光锐利,“比你见过的任何一位都要好的皇帝。”

徐安低头睁大了眼睛,嘴唇动了动,终于说了句,“娘娘说得是。”

 

7.

萧景琰点灯熬油,废寝忘食,可是他前十年落下了太多官场中事,现在仍然还有太多太多需要追赶。

徐安码好了点心和茶水送上去当宵夜,萧景琰也不抬头,左摸摸右摸摸,就是摸不到点心在哪。徐安端着盘子送到他的指尖,景琰抓着一块塞进嘴里,又去摸茶杯,徐安只能倒好了茶递到萧景琰手上。

“我母妃手艺越发好了,”景琰边嚼边说,“你尝一块?”

徐安愣了愣,朝后看了眼,整个大殿就他们俩。萧景琰见他没反应,扭头眨着眼看他。徐安张了张嘴,“殿下跟我说话?”

“我不跟你说话我跟鬼说吗?”景琰皱了皱眉,“左右我不睡你也睡不了,吃点东西。”

徐安皱着眉,“奴才不敢。”

“现在没人,无妨。”景琰扬了扬下巴,示意他吃一块。

徐安捻了一块放进嘴里,嚼了下眉头动了动,萧景琰看着他,“好吃吗?”

徐安点了下头。

萧景琰皱着眉,“你这跟吃了毒药一样凝重的脸可不像好吃的样子。”

徐安低头勉强咽了下去,“……太甜了。”

 

8.

宫里打过了四更,徐安轻声说了句,“殿下。”

“嗯?”萧景琰应了声。

“打过四更了,该睡了。”徐安说了句。

萧景琰按着眉头,“嗯,你去吧。”

“殿下。”

“我等着上朝,你记得一会来叫我。”萧景琰拿笔沾好了墨接着写,不再理会徐安。

徐安行礼退下了,过了会端过了新换的热茶。萧景琰抬头看了眼,徐安回道,“这是娘娘配好的药,吩咐要让殿下熬夜时喝。”徐安端过了一杯递给萧景琰,景琰接过一口喝下,递回了杯子,“母妃有心了。”

“殿下金贵之体,还是要——”

“哪里就金贵了。”萧景琰沉着脸看着手上的奏折,“若是放在三年前,除了母妃有谁会惦记我?”

“殿下。”

“若是没有……你现在恐怕还是对着献王兄还是誉王兄叫殿下呢!”

“不会的。”徐安说了句。

萧景琰扭头看着徐安,这次徐安的眼神没有躲,萧景琰借着烛火却看不分明那眼睛里的光。

徐安微笑了下,“不论是献王还是誉王,都不会为了朝政挨到现在还不休息的。”

萧景琰低了低头,清了清嗓子,“你是怪我没让你好好睡觉吧?”

徐安笑了下,摇了摇头,“算是吧。”

 

打五更时,徐安拿过了朝服给萧景琰换好,在怀里揣上了一个荷包,萧景琰低头看了眼,“这是什么?”

“银丹草。”徐安蹲下给萧景琰穿鞋。

“带这个干吗?”

“殿下瞌睡的时候可以嚼一片,清心明目。”徐安给萧景琰带好金冠。

“我用不着,我在外作战时一连几天可以不眠不休。”

徐安笑了下,“殿下,您这可不是战时,您得站在那听那些七老八十的大人们啰啰嗦嗦地说上一早上呢,您确定您不会打瞌睡?”

萧景琰张了张嘴,撇了撇嘴,点了下头,没再说话。

徐安笑了出来,萧景琰瞪了他一眼,甩甩袖子,出门走了。

 

他站在廊下,看着走远的萧景琰,紧攥着拳头,静妃的话却一直挥之不去。

萧景琰一定会是一个好皇帝,比你见过的任何一位都还要好的皇帝。

 

9.

芷萝宫。

静妃的手从景琰的腕上松开,摇了摇头。萧景琰松了口气,“多谢母妃。”

“景琰,还是让小殊那里查一下?”静妃看着景琰。

“母妃,我们正在等什么母妃也明白,正在紧要关头,我不能轻举妄动,不能做任何引人怀疑的事。”景琰摇了摇头,“母妃放心,我不是没事吗?”

“他是身边人,我怎么放心得下!”静妃紧紧抓着景琰的手,眼里噙着泪。

“我以诚待他,他直到现在还未动手,说明他还是有所触动。我现在只盼他能等我完成小殊的愿望,到时——”

“到时怎么样!到时你就不管母妃了吗!”

“母妃!”景琰摇了摇头,“景琰不敢。”

静妃站起身,转了两个来回,“景琰,我知道你不愿打什么机锋哑谜,你去,去审他!去问他到底是谁!想干什么!”

 

“首领,哲鲁摩的人死了。”宫女低声汇报。

徐安笑了下,“我早说过,那女人那么容易被刺杀,南楚还能留她到现在?”

宫女点了下头,“听说死得不干净,留下了线索。”

徐安脸色一变,咬着牙说,“抓住了活口?”

宫女摇了下头,指了指右臂。徐安的嗓子里发出了像是兽类低吼一样的隆隆声。他的眼睛都充血了,“哲鲁摩是想把我困死在这!”

“首领还不下手吗?”

“好,等我消息。”

 

10.

列战英突然找到徐安对他说,“公公,太子殿下叫我出宫办事,走得特别急,今日佛牙还没有喂,您能不能帮着喂一下?”

徐安笑了下,“这倒无妨,只是这佛牙没有见过咱家,会不会不吃我喂的东西?”

“不会的,它很乖的。”列战英笑了下。

 

东宫说到底其实就萧景琰一个人住,殿多得要闹鬼。徐安没有见过佛牙,有关佛牙的安置喂养都由列战英一手安排。佛牙自己住在偏殿里,离萧景琰的寝宫相隔不远。

徐安推开殿门,眼见佛牙从后殿冲上来,他心下一惊,全身都紧张了,连寒毛都竖起来,他闪身躲开了佛牙的攻击,急忙后退拉开了距离,与佛牙四目相对,相持不下。

这哪里是只宠物狗,这分明是只狼!

 

徐安又想起在草原时跟狼群搏斗的情形,他一把摘下碍事的帽子,伏在地上,死盯着佛牙。佛牙呲着牙,全身的毛都竖了起来,体形顿时又大了一圈,嗓子里发出隆隆的响声,徐安同样的咧嘴呲牙,发出像是由整个身体共鸣出的同样的低吼声。

一时间,竟像是两只狼在殿内对峙一般。

 

佛牙后腿蹬地突然向徐安扑了上去,徐安灵敏闪开。佛牙被喂养的体形壮大,少说也有三四百斤,加之年岁已大,已然不能灵活运动。一次扑空,就被徐安抓住了前后两只腿,大喝一声,以力拔千斤之势摔在地上。

佛牙被摔在地,徐安立马骑在身上,冲着它呲牙吼叫,使出千斤坠紧紧压着,直到佛牙的嗓音停下,徐安才翻身下来,端进佛牙的食物。

佛牙仰头看他,他扬了扬下巴,抬了抬眉毛,示意佛牙吃饭。佛牙闻了闻食物,便低头开饭,徐安笑了下,摸了摸佛牙的头,“被人驯养的果然是听话。”

 

待徐安出了殿门,却当头撞见萧景琰站在殿外,盯着他。

天光大好,萧景琰终于看清了徐安眸子里那片紫色。

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!


评论(23)

热度(40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