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邪顶峰

主要从事冷邪开发并生产工作

后宫督领仕传 10

10.

 

临近年里,是各军换防回京上奏时。

徐安虽担着督领仕的职,可平日里后宫大小事务繁杂,萧景琰的随侍仍是由方远承担。景琰翻看了各军呈上的奏报,侧头叫了声,“方远,去叫徐安来。”

“是。”

徐安进养居殿时,正是聂锋的夫人夏冬代为奏报骁骑军军情。骁骑军驻防关中,正是大梁皇帝赐予降部吐谷浑的生息之地。

萧景琰听着夏冬奏报,从奏报上抬眼时,正看见徐安愣在门口,景琰轻咳了声,夏冬停下看向他,“陛下?”

景琰挥了挥手,“无妨,继续。”

徐安缓缓走到了景琰身边,倒了杯茶递了上去,景琰扭头看着他,徐安垂着眼眸,咽了咽嗓子,眼圈都是红的。

“陛下,此次吐谷浑部将金台、吉安力、哈布伦随我们一同入京拜谢圣恩。”

“远道而来辛苦了,让他们在驿站好生歇息,明日入宫吧。”

 

聂锋夫妇离开后,景琰起身看着徐安,“你没事吧?”

徐安看起来六神无主,面上都是惭愧内疚之色,景琰道,“我以为……你想知道,才叫你来。”

徐安点了点头,抬眼看向景琰,像是要安慰他似的淡笑了下,“我知道。听到他们平安,我也放心。”

景琰走近了些,轻声说,“那你这是……怎么了?”

“到底是我放弃了族人,”徐安深吸了口气,“一不能带他们手刃仇人,二不能带他们重回旧部,现在还要他们自谋生路——”

“安靼!”景琰伸手拉着徐安的手。

徐安轻笑了下,搂起景琰的手,“我或许是个好刺客,是个好管家,可我从来也不是个好首领。”徐安低头亲了下景琰的掌心,“以后我部要仰仗陛下圣恩了。”

景琰面上一热,“这个自然,你放心吧。”

 

第二日,吐谷浑旧部来时,徐安并未上殿。

当晚沐浴过后,景琰裹着大红睡袍倚在榻上看奏折,眼光却从奏折上方看向同样沐浴后正在穿衣的徐安。

徐安回头看了眼景琰,皱了皱眉,景琰连忙低下头挡住了自己。徐安走到宫内深处,正要拉开一个漆柜,柜子却不知何时上了锁。景琰急忙跳下跑了过来挡在柜子前,“这里是我的东西,你不用管。”

徐安笑着说,“这宫里哪一样不是你的东西,也没见哪个不用我管。”

景琰推了把,“这个不用,你走吧。”

徐安斜眼看着他,点了点头,转身作势要离开,景琰刚松了口气,谁料徐安搂着他转了个身,便将他挡了出去。

“徐安!”景琰伸手要抓他,徐安转身伸着胳膊拦着他,看着柜子眯了眯眼,“我倒要看看你藏了什么好东西!”

“你敢!”景琰喊了声。

徐安拽着锁晃了晃,“钥匙呢?”

“徐安!”景琰又喊了声,“你欺君犯上!”

徐安笑了下转身扛起皇帝到了榻边扔下,“钥匙呢!信不信我扒光了你找?”

“大胆!”景琰起身瞪着他,徐安咬了咬牙,转身离开。景琰以为他就此作罢,谁料他捡了个金簪又回了柜子边上,景琰跟着跑了过去,“徐安你再不住手我把你贬到浣衣局——”

话音未落,锁就被捅开了。

 

徐安看了眼柜里的东西便惊呆了,伸手轻碰了碰,“这是……”

景琰咬了咬唇,面颊绯红,“这是你的旧部带来,要在你墓前烧给你的。”

徐安抓起抖开,是崭新的汗王衣袍,按着他旧时的衣物样式重新做的。他看向景琰,“那怎么在这?”

“我……想留着。”景琰抓起衣服扔了进去。

“你连见都没见过安国公,留他的衣服做什么?”徐安歪着头看着皇帝。

“这是留给郡主的,”景琰侧脸说了句,“免得她思念父汗。”说罢转身便要走。

徐安一把抓了回来,看着景琰笑了出来,贴近耳边轻问了句,“那……郡主想阿大了吗?”

景琰满脸滚烫,刚一转身就被徐安拦腰抱住,景琰吼了声,“放开!”

徐安道,“想要我穿给你看吗?”

景琰抓着徐安的手臂正在挣扎,忽然停了下来,捻着他的肌肤,“本来是想,可又怕你伤心。”他转了过来,“我还从未见过你这个样子。”

徐安上前拥抱着景琰,轻声呢喃,“景琰,景琰……”

“嗯。”景琰环着他的身体。

“我说过,你在我这没有忌讳。”

景琰笑了下,“我知道。”

“我所做的一切,我都不后悔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景琰抬头看着他,“那你快去换上,彩衣娱亲一下!”

 

换好了旧服的徐安,伸手去拿斗篷,景琰将斗篷展好披在他身上,系好衣带,“朕给大汗更衣。”

徐安轻笑了下,“还满意吗?”

景琰转着圈的打量了下,摸着徐安的脸颊,“还缺一把胡子。”

徐安大笑了出来,嘴里叽里咕噜地说了一串外族话,景琰眨着眼睛,“什么?”

徐安贴近景琰抬了抬眉毛,“漂亮的美人如同洁白的羊群,越多越好。”说着抱起景琰压在了榻上。

景琰撑着徐安的肩头,“大汗有多少美人?说给我听听?”

徐安低低地笑出声,“比羊群还要多。”

“徐安!”景琰说着要去捏他的耳朵,徐安紧抓着景琰的手,“可是景琰只有一个。”

景琰忍着笑意,“你以为这样就过去了?”

“我彩衣娱亲还不够吗?”徐安低头贴着景琰的唇角,“陛下还想要什么?”

景琰看着他的眼睛,“那你想要什么?”

“我想要的都已经在这了。”徐安微笑着亲吻上了景琰。

吻至耳边,徐安呵着热气道,“郡主以后要是再思念阿大,可要直接说出来,别再躲躲藏藏的。”

“徐安,你唔嗯——”


评论(33)

热度(25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