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邪顶峰

主要从事冷邪开发并生产工作

后宫·督领仕传 5

修仙福利~



10.

 

春祭这天天公作美,微风和煦,暖阳高照,朝华染露,连柳枝都比前几日更绿了些。

祭典过后,皇上与太后去游湖赏花,后宫的大小嫔妃都随同前往。

 

徐安本来跟在太后和景琰身后,而后听见方远跑了过来,“师父,太子和郡主找您呢!”

桑格站在树下,指着飞上枝头的纸鸢喊了声,“阿大!”

明骞也跟着喊了声,“阿大!”

萧景琰回头看了眼笑了出来,对徐安说,“去吧,阿大。”徐安摇了摇头,转身要走,太后吩咐了声,“把两个小的带过来吧,今天人多,不要让他们跑丢了。”

徐安拱了拱手,“是。”

 

徐安来到桑格身边,桑格指了指头顶,徐安歪着头,“你不是会爬树吗?自己拿不下来?”

桑格眨了眨眼睛,大喊了声,“父皇!”

徐安连忙捂着她的嘴瞪着桑格,桑格桀桀地笑了出来,“让他知道你让我爬树,他一定好好罚你!”

明骞抱着徐安的腿,“阿大,抱!”

徐安把明骞抱了起来,“我说殿下啊,你是不是又沉了?”

“我长高惹!”明骞鼓着脸,“父皇说的!”

徐安点了点头,“那是我的不是了,原来殿下是长高了啊~”扭头对桑格说,“走吧,太后说今天人多,让你们跟着她,哪都不要去!”

桑格嘟着嘴,“阿大……”

徐安搂着桑格,“走。”

“我的纸鸢——”

“我一会来取!”

 

徐安抱着明骞走到了御前,轻叫了声,“梨姑姑。”小梨转身看见急忙把太子接了过来,徐安说,“今日人多,姑姑护好太子,千万别有闪失。”

“是,奴婢明白。”小梨低了低头。

徐安拉着桑格低声说了句,“在这好好呆着,别乱跑!”桑格最讨厌听到别乱跑这几个字,正要发作,又听徐安说,“保护好自己。”

桑格歪了歪头,“阿大你要做什么?”

徐安笑了下,“一会告诉你。”

东宫的严清来到了徐安身边低声叫,“师父。”

徐安回了句,“知道了,去吧。”

“阿大你要干什么!”桑格焦急地又问了声。

喊声把景琰叫了过来,“什么干什么?”看向了徐安,徐安眯着眼睛笑了下,“我去给她取纸鸢,你看着她别让她乱跑。”

景琰点了下头。徐安又说,“都是些太妃太嫔,不如你能走,前面有戏台子,让她们去看戏吧?”

景琰轻笑了下,“也好。”

“我去去就回。”徐安走出了御前,看着方远,“好好伺候。”

方远有些紧张,“师父小心啊!”

 

东宫首领太监葛非本应跟着太子,可太子跟着郡主跑得没个影子,他又急着趁人多与其他宫人联络,就派了严清跟着太子,可严清又跑过来跟他说,太子转个弯就不见了。葛非指着严清,“你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货!”顺着严清说得方向,远离了众人,往假山林子里去了。

葛非快步穿过了假山,一回头刚才跟着他的几个人都不见了,他觉得有些不对劲了,向着深处又走了进去,却看见了一个人正站着等他。

“徐公公?”葛非拱了拱手。

“葛公公。”徐安微笑着回了句。

葛非向后看了看,他的人依然没有跟上来,他咽了咽嗓子,“徐公公,这是专门在这等咱家呢?”

徐安点了下头,葛非小心翼翼地问了句,“公公有事直接吩咐就是了,何必还把我带到——”

徐安轻笑了声,“本来我不必来,只是我想应该让你知道,你是为何……死的。”

葛非倒吸一口凉气,“徐安,我,我知道你心狠手辣,仗着皇帝宠信只手遮天草菅人命,可……可我是东宫的人!我,我是宁南侯府的人,若是我有个三长两短!世子妃一定不会善罢甘休!”

徐安了然地点了点头,“你说这么多,想必你也知道你为什么会死了?”

葛非喊了声,“就算没有我,也还有别人带人进来,就算没有别人,你以为皇帝会宠你一辈子吗!”

徐安笑了下,“是不是一辈子我不敢保证,可是我在这一天,就别想有人打皇帝的主意!”他侧耳听了听,“葛非,从你带人进宫给皇上过目的第一天起,你就注定了要死。下辈子睁大眼睛,别再碰我的东西!”

“你——”葛非刚要开口骂回去,徐安纵身一跃,已经看不见人了。

紧接着一阵蜂群铺天盖地而来。

 

景琰坐在主位上闻了闻,似乎略有烟气,扭头问了句,“方远,哪来的烟?”

“烟?”桑格一听眼睛就亮了,顿时起身跑了,景琰喊了声,“桑格,来人,去把她带回来!”

没想到徐安拿着纸鸢回到御前,左右看了眼,景琰叹了口气,“跑了!她到底属什么的,怎么这么能跑!”

徐安笑了下,把纸鸢递给了明骞玩,景琰又问,“外边怎么了?怎么有烟气?”

徐安道,“哦,春天嘛,怕蜜蜂蚊虫飞进来,我让他们在外点烟熏一下,离得远,不碍事。”

景琰笑着说,“公公真是周到。”

徐安凑到景琰耳边低声说,“不叫阿大了?”

景琰瞪了眼徐安,“母后在这呢,还敢放肆!”

徐安微笑着刚要回话,忽然听到一声尖叫,二人都是一愣,周围廊下的人早就坐不住了,纷纷四处观瞧,徐安说了句,“我去看看。”说着人已经跑了出去。

戏也唱不下去了,众位妃嫔宫人喧闹之声越来越大了。

一会徐安抱着桑格上了御前,桑格跑到太后身边抱着哭了起来,太后忙问,“到底是怎么了?”

徐安拱手回禀,“陛下、娘娘,二位请先回宫吧,这里不太干净,有些事奴才要处理一下。”

景琰起身看着他,“到底何事,快说!”

“葛非死了。”

 

皇上和太后娘娘先行回了养居殿,徐安命人守好了出口,将葛非的尸体抬了上来。

“各位娘娘们,方才郡主看见东宫的首领太监葛公公漂在荷花池里,捞起来让太医看过才发现是蜜蜂蛰死的。”徐安站在天井中央,葛非的尸体就躺在脚边。

“宫里的蜜蜂养了这许多年,也还头一次听说能蛰死人,”徐安看着周围的嫔妃宫人,“这葛非有皇命可以出宫,想必是在宫外沾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,才会让蜜蜂发狂攻击他。”

“奉圣上口谕,今日起,后宫太妃太嫔再有什么家眷亲戚要进宫的,先报上内廷司,待到咱家查看得干净清楚了,再行入内!”

徐安拱手道,“各位看分明了,可别走了葛非的老路!来人,抬下去!”



评论(31)

热度(252)

  1. fripside冷邪顶峰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咦呃咦呃